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绝对占有_分节阅读_第9节
小说作者:火鱼/Erus/十彦   内容大小:144.16 KB   下载:绝对占有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4-15 10:35:00   加入书签

  果然,楚暖抬头看了一眼贺冬,那眼神有点像蛇,眼睛很大,目光很直,死死地盯着你,但这次却不像以前那么阴冷。
  贺冬刚要开口道歉,楚暖却比他快了一步开口:“我不喜欢女人。”
  楚暖的目光直直看进贺冬的眼睛里,他说的话让贺冬感到莫名窘迫。
  贺冬下意识地想说“没关系”,但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合适,嘴张开了,结果什么都没说出来。
  贺冬很怕楚暖会接着说什么让人尴尬的话,但事实上楚暖后来什么都没说。楚暖看了贺冬一会儿就再次低头走路了,神色淡得令人看不出情绪。
  事后贺冬觉得自己是太自恋了……
  当晚贺冬意外的失眠了,脑子里转过的都是楚暖的样子,楚暖的阴沉,楚暖的愤怒,楚暖的鄙夷,楚暖的迷糊,楚暖的淡然,楚暖那直直盯着人像蛇一样的目光,还有楚暖细的似乎一只手就能折断的白皙脖子……
  
 
作者有话要说:某皮:小暖真舍得啊……月薪十三万啊,不过,这到底是税前还是税后啊




第六章(2)

  贺冬自问不是神经纤细的敏感型人物,但楚暖总是能激发出他各种复杂的情绪。
  第二天早上贺冬起床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百年不遇地挂上了黑眼圈,眼睛里满是红血丝。贺冬郁闷地用冷水泼脸,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和精神病人呆久了自己也有点不正常了。
  八点半去叫早的时候,贺冬自己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异常了,但事实上楚暖在睁眼看到他后的第一句话问的就是:“昨晚没睡好?”
  贺冬觉得自己的表情变成了一个字:囧。
  这个表情出现在贺冬脸上太有意思了,楚暖看着,勾起嘴角,轻轻地笑出了声。
  贺冬第一次看到楚暖冷笑和嘲笑之外的笑。
  贺冬觉得“楚暖”这个名字倒也不是白取的,笑起来的楚暖意外地让人想要亲近,眉眼儿弯弯的像两个小月牙,一闪一闪的,他的笑容看起来暖洋洋的,有点像孩子。
  贺冬想起了自己还在普通部队里做班长时手下的一个士兵,刚来参军的时候刚成年,训练苦了晚上会躲起来偷偷哭鼻子,真是个孩子。
  其实楚暖就是个孩子,不冷着脸的时候看上去总比贺冬小了一轮似的,贺小妹也比贺冬小了近一轮,楚暖也是个小弟弟啊。
  贺冬在心中感叹了一句,像是在家叫小妹起床似的,随手揉了揉楚暖的头发,温柔道:“起床吧,我给你换衣服。”贺冬想起自己以前也给妹妹换过衣服——当然,那是很小的时候。
  楚暖的心情看起来很好,对贺冬的抚摸没有任何抗拒,还张开双臂说:“你抱我起来。”
  贺冬愣了愣,有些无奈地俯下身将楚暖抱了起来。
  贺冬很快就发现了,今天楚暖的心情都很好,最直接的证明就是楚暖今天将贺冬指使的团团转。
  “贺冬,帮我拿一下xx书。”
  “贺冬,帮我把那份资料拿过来。”
  “贺冬,帮我泡一杯茶。”
  “贺冬,我热了。”
  “贺冬,风有点大。”
  “贺冬,光线太强了。”
  “贺冬,你站的太远了。”
  “贺冬……”
  似乎每隔十几分钟就会有一件什么事情,虽然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过……贺冬挠挠耳朵,他觉得今天的楚暖话特别多,为什么连他站的位置都开始讲究了?
  察觉了贺冬的郁闷,楚暖抿着唇微微发笑,只是站在他身后的贺冬看不到这个笑容。
  没过多久,楚暖又召唤贺冬了:“贺冬,我想吃巧克力。”
  “啊?”贺冬愣了愣,下意识地去摸口袋——空空如也,忙说:“我去问问郑伯有没有。”
  “……好。”楚暖迟疑了一下,答应了。
  贺冬出去找郑伯,郑伯听说楚暖要吃巧克不由得惊讶,问:“你确定少爷要吃的是巧克力?”
  贺冬不解:“有什么问题吗?”
  “这……少爷从来不吃巧克力,他不喜欢甜食。”郑伯说,露出为难地神色,“家里可能没有准备巧克力,我去看看,你稍等一下。”
  没多久,郑伯从厨房找来一版用来制作点心的巧克力。贺冬带回书房交给楚暖。楚暖掰了一小块吃,却微微皱起了眉头。贺冬便上前问:“不好吃吗?”
  楚暖眼珠子一转,却将巧克力递给了贺冬,道:“你喂我。”
  贺冬满脑子问号,但还是依言接过巧克力,掰下一小块喂给楚暖。
  楚暖吃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啧啧嘴,勾起嘴角,微微一笑,虽然什么都没说,但看那弯起眉眼,任谁都知道楚暖现在很开心。
  孩子脸,说变就变——贺冬不由得想到了这句话。
  果然,楚暖的好心情只持续到了晚上就晴转阴了。
  摩尔家族的女继承人萝芙林来了。
  出于礼貌,楚暖让贺冬推着来到了大门口迎接从豪华轿车上施施然走下的萝芙林。
  借着门口晕黄的光线,贺冬看见一个典型的外国美人款款走来,昂首挺胸,修长匀称的双腿迈出优雅的步子,黑色高跟鞋点击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富有节奏的叩叩脚步声,甜蜜的香水味伴随着主人的步伐慢慢飘散开,在无形中散发出一种引人注目的气质。
  萝芙林来到楚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拨动了一下那看起来富有弹性的长卷发,略显傲慢地说:“你就是楚——暖?”
  萝芙林的中文带着一点腔调,但抑扬顿挫,听上去像是唱歌,倒是颇为悦耳。
  只是萝芙林的态度一点也不讨人喜欢。
  楚暖冷淡地应道:“我就是。欢迎你,萝芙林?莫尔西?德?苏拉?摩尔小姐。”
  萝芙林愣了一下,多看了一眼楚暖,才说:“哦,你好,楚暖先生,我很高兴你对我的名字如此清楚,不过仅凭这样要做我的未婚夫可是不行的。”
  楚暖瞳孔一敛,本就谈不上好看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顿了一下,冷冷道:“正如你那一口带着腔调的中文一样,仅凭这样要做我的未婚妻是不可能的。”
  萝芙林挑起了细长的眉毛,楚暖也沉着面色与之对视,两人之间的火药味一下子就浓了。
  “暖少爷。”
  郑伯适时地打断了两人的针锋相对,微笑道:“萝芙林小姐刚下飞机就来了,想必也累了,不如先让萝芙林小姐回房休整一下如何?”
  楚暖微微颔首算是同意了,同时对贺冬吩咐:“贺冬,我们回房。”
  萝芙林觉得自己被无视很不高兴,顺着楚暖的声音看去这才注意到了贺冬。
  萝芙林的目光在接触到贺冬充满阳刚美的外型后顿时亮了起来,她对贺冬露出美丽的笑容,甜美地问:“你叫什么?何……动?”
  贺冬出于礼貌想要回答,但楚暖却突然开口:“冬,我累了。”
  贺冬知道楚暖是不想让自己和萝芙林说话才故意插话,觉得楚暖有些孩子气,但这种孩子气很可爱。贺冬果真不再理会萝芙林,应了一声“好的”,便推着楚暖回房了。
  萝芙林撇撇嘴,盯着贺冬离去的背影,一脸不甘心。
  
  第二天早晨贺冬照常去健身房运动,健身房的管理员依旧站在他身边和他絮絮叨叨地聊天。大概是知道自绑架回来之后贺冬和楚暖的关系就有了变化,那管理员问:“贺冬,现在暖少爷对你很好吧?”
  很好?
  贺冬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觉得楚暖对自己不算坏,但说“很好”……好像又不完全是。
  贺冬摇摇头,说:“不知道。”
  管理员说:“怎么会不知道呢?暖少爷对你好不好这还不是心知肚明的事情。”
  贺冬呵呵笑了两声,没接话。
  管理员看看贺冬,突然挤眉弄眼地笑得很暧昧,道:“说不定暖少爷喜欢你哦!”
  贺冬一愣,差点从跑步机下掉下去,连忙跑了两步跟上速度,这才低声喝了一句:“不要胡说!”
  “我可没有。暖少爷他……”管理员顿了顿,压低了声音,说,“贺冬,我跟你说哦,暖少爷是不喜欢女人的……不过你可千万不能讨厌暖少爷,暖少爷其实也是很可怜的……”
  贺冬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从其他人口里听到“暖少爷很可怜”这种话了,虽说少年时期就失去双亲同时还双腿残疾之后亲戚们又都陆续去世确实是值得同情,不过以楚暖的性格来看,贺冬觉得楚暖需要的并不是“可怜”这样一个形容词。
  尚未成年就肩负起家族重担并且一步步走过来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强者。
  贺冬说:“少爷他很坚强。”
  “是啊,真是,如果当初不是……或许……”管理员叹着气却不把话说出来。贺冬心中是好奇的,但却谨守沉默是金的原则,并不多问。
  管理员还想絮叨什么,却不想旁边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嘿,冬!原来你也在这里!”
  两人转眼看去,就看到一身运动装的萝芙林朝他们走来。
  萝芙林来到贺冬身边,毫不掩饰她眼中的好感,说:“冬,你每天早上都会来这里锻炼是吗?那太好了!我也有晨练的习惯,每天早上我都可以和你一起锻炼!”
  贺冬笑了笑,没接话,即使没有楚暖的原因他也不太想和这种千金大小姐有什么牵连。
  萝芙林也不在意,跳上贺冬旁边的那台跑步机,设定了速率开始做她的运动。
  管理员见此情景知趣地离开了。
  管理员一走,萝芙林就开腔了:“冬,不好奇暖的过去吗?”
  “他的过去?”贺冬想了想,“好奇,但没必要。”
  “冬,我发现你是个没有激情的无趣男人!”萝芙林耸耸肩,接着也不问贺冬想不想听,就自顾自地说,“暖喜欢男人,但最初不是这样的。听说暖当初和他的哥哥有过一段感情……哦,你知道暖的哥哥吗?就是那个Uncle Lee的儿子。”
  贺冬猜测萝芙林所说的“Uncle Lee”指的就是楚暖的叔叔,中文名是楚黎,楚黎的儿子叫楚霖,是楚暖的堂哥。
  那照这样说,楚暖不是和自己的堂哥那个啥?
  贺冬一肚子疑惑,却不想开口问。
  不过萝芙林自己又说下去了:“据说是他哥哥主动勾引暖的,后来暖真的爱上他了,他却说他不爱暖。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哥哥是要争夺楚家的财产,所以想用这件事毁掉暖。”
  贺冬不由得问:“你怎么知道这些?”
  “这些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啊。”
  萝芙林露出惊讶的表情,但贺冬觉得她很做作。
  贺冬不动声色地问:“所以呢?”
  “所以?”萝芙林瞪大了眼睛叫道,“你听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感觉?哦,有啊。”
  贺冬从跑步机上下来,拿过自己的毛巾擦了擦汗,在萝芙林追问的目光下,他淡淡地说了一句:“很不普通的经历。”
  
 
作者有话要说:某皮:好吧,我觉得那个什么小姐其实不那么粉墨滴,不过炮灰也不必太抢眼是吧




第六章(3)

  贺冬承认自己是故意给萝芙林添堵,他确实对楚暖的过往有那麽一点好奇心,不过他不喜欢萝芙林这样随便拿别人过去说事的行为,不是说外国人对隐私都很重视吗,怎么萝芙林一个大家小姐反而是口没遮拦的样子?
  贺冬叫醒了楚暖,和昨天一样,楚暖张开手臂要求贺冬抱他起来。
  贺冬看着楚暖明明满眼期待却还要板着脸故作严肃的样子觉得很好笑,楚暖根本还是个小弟弟——需要人照顾。
  贺冬将楚暖抱起,他觉得楚暖似乎很开心地抿起了嘴角,呼吸的热气打在脖子上,贺冬不由自主地想到管理员那句话,心脏不知怎么地就多跳了两下。
  贺冬给楚暖穿衣服的时候,楚暖将额头靠在贺冬的肩膀上,这个动作太过亲密了,贺冬有些发怔,但楚暖却含含糊糊地开口说:“贺冬,我不许你和萝芙林来往……”
  贺冬没回答,在心里思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楚暖等不到回答,猛地抬头,瞪着眼睛追问:“听到没有?!”
  楚暖的样子像极了在闹别扭的孩子。
  “嗯,我听到了。”
  贺冬无奈地笑了笑,算是答应了。
  楚暖像是满意地点点头,又压低了声音喃喃道:“贺冬,别和萝芙林走的太近,她……身上的味道真难闻……她不是……”
  楚暖对气味比较敏感,大概是萝芙林身上的香水味让楚暖觉得不舒服,估计一照面楚暖就不喜欢萝芙林。贺冬没听清楚暖后面说了什么,但也没放在心上,只觉得这是楚暖的小脾气,特别是楚暖后来又看着贺冬带着笑说:“你身上的味道好闻,我喜欢。”贺冬愈发觉得这是楚暖的孩子脾气。
  白天楚暖心情还不错,到了晚上他的脸色就陡然沉了下来。复健的时候楚暖掐着贺冬的手臂冷冷地质问:“你早上和萝芙林一起?”
  楚暖虽然是质问用的口吻却是肯定的。
  贺冬这才明白楚暖是因为知道了贺冬和萝芙林在健身房“聊天”的事情才变脸的,只是贺冬没想通楚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贺冬知道这时候不可能隐瞒什么,老实地点了头,道:“是。”
  楚暖顿时瞪起了眼睛,死死盯着贺冬,像是要把贺冬吃了似的。但瞪了一会儿却又突然泄了气,默默地低下头去。
  贺冬不怕楚暖瞪人,却吃不消楚暖这副模样。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5页 当前第9

目录   上一页   ←   9/15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绝对占有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