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绝对占有_分节阅读_第8节
小说作者:火鱼/Erus/十彦   内容大小:144.16 KB   下载:绝对占有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4-15 10:35:00   加入书签
留的血腥和硝烟的味道刺激得有些热血沸腾,但很快他就陷入了万分沮丧之中:这次绑架事件他居然扮演了一个毫无建树的角色,真是……暗恨!
  回到楚家后郑伯安排了其他人照顾楚暖,让贺冬回房沐浴后再来。
  贺冬匆匆梳洗了一番回到楚暖身边,但这时楚暖才刚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湿漉漉的,身上只包裹了一条大浴巾。楚暖看到贺冬来了便将临时顶替的那个人挥退了,让贺冬来帮他擦身穿衣。
  擦身子的时候贺冬就看到楚暖手脚关节处擦破皮了,想来就是在仓库摔伤的。
  贺冬用干净的布在伤口上按了按吸去水分,拿来药水为伤口消毒,听到楚暖微微吸气,贺冬抬头看了一眼,问:“疼吗?”
  楚暖明明是疼得咬住了嘴唇,却还是倔强地说:“还好。”
  贺冬笑了笑,放轻了手上的动作。
  处理好伤口,换上干净的睡衣,贺冬将楚暖放到床上,楚暖自己挪动身子靠坐在了床头。
  郑伯适时地端上一杯热茶,茶的清香弥漫在房间里,淡淡的,却让人放松。
  楚暖捧过差别抿了一口,道:“贺冬,你去书房把桌面上那叠黑色的文件夹给我。郑伯,钥匙给他。”
  书房是机要重地,以往都是楚暖自己开门。
  贺冬看了一眼手中的钥匙,他知道这把钥匙的意义非比寻常。
  贺冬抱着文件回到卧房时郑伯已经离去,楚暖闭目靠在床头,贺冬进来也没有让他睁眼。
  贺冬将文件放在床头柜上,楚暖这才睁眼看来,他那半睁的眼睛里还透出了刚睡醒的迷糊。
  贺冬猜测楚暖应该已经很累了。
  “少爷,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再处理这些文件?”贺冬好心地问。
  楚暖摇摇头,坐直了身体,拿过文件翻看起来,看了两眼,突然抬头对贺冬:“你找张椅子坐下吧。”
  “是。”贺冬找了一张椅子坐下。
  楚暖低头继续翻看文件,他看得很快很粗略,只有对其中一份看得比较认真,看过之后他又让贺冬将笔记本电脑搬来。楚暖在电脑上操作了一下,随后插入耳机,不知听什么听了很久,随后他合上了电脑,打了一个电话下去让郑伯上来。
  “少爷。”郑伯对楚暖微微躬身,静待吩咐。
  “这家公司,查一下。”楚暖递上一份文件夹。
  郑伯翻看看了看,面上露出一丝狠厉,道:“就是他们吗?”
  “大概吧。”楚暖揉揉眉心,像是有些疲倦了,道,“他们的代表似乎吃定我没办法做决定似的,如果不是知道我被绑架的事情,不可能这么笃定。而且之前我们也得罪过对方……”
  “是。”郑伯应了,顿了顿,面露关切,道,“暖少爷,昨天您太辛苦了,下午您还是休息一下吧。”
  “嗯,我知道了。”楚暖不置可否地说。
  郑伯无奈,但也不好过多干涉少爷的私生活,郑伯退了出去,临走前却对贺冬使了个眼色:劝劝少爷。
  贺冬明白郑伯的意思,犹豫了一下,走到床边劝道:“少爷……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楚暖看了一眼贺冬。
  贺冬硬着头皮说:“我帮你把窗帘放下来?”
  楚暖看了贺冬好一会儿,突然又低下头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嗯”了一声,但总之是乖乖地躺进了被窝里。
  贺冬连忙去关窗拉帘子,在他去开启调温净化装置时,楚暖说:“贺冬,你留下。”
  “嗯,好的。”
  “贺冬,你坐到这边来。”楚暖指指床前不远的地方。
  “哦,好。”贺冬纳闷,但还是依言行事。
  楚暖翻了个身背对着贺冬,但没躺多久他又转了过来,睁着一双大眼睛望着贺冬,偏偏不说话。
  贺冬被看得发毛,正要问有什么事情的时候,楚暖却又翻身转过去了。
  贺冬一肚子的话被卡在了喉咙里,上不上,下不下,说不出的难受。
  睡到傍晚楚暖醒了,贺冬带着他去吃饭,将楚暖的轮椅固定在主位后贺冬准备离去,楚暖却突然开口叫住他:“贺冬,你留下。”
  “留下?”贺冬疑惑地看着楚暖。
  “嗯,你和我一起吃。”楚暖说,同时对郑伯示意:“郑伯,把贺冬的餐具拿到这边来。”楚暖的目光在餐桌上扫了一眼,指着离自己最近的位子说,“他坐这。”
  “是。”郑伯应了,看了一眼贺冬,神色复杂。
  贺冬下意识地想要拒绝,但楚暖直直地看着他,那闪动着光芒却又好像故作冷淡的神色仿佛在问:你是不愿意和我一起吃饭吗?
  别扭的孩子……
  贺冬没由来的心疼。
  败在这样的目光下,贺冬在位子上坐下,然而坐定后心中怪异的感觉却更甚,总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了。
  
 
作者有话要说:很肥很肥的一块嫩肉哟




第六章(1)

  楚暖并没有为难贺冬,只是让贺冬陪伴得更加紧密。楚暖其实很忙,因为一天的失踪,他的书桌上积压了很多哦文件,楚暖在处理公司事物的时候也没忘调查这次的绑架事件。没过几天郑伯就查出了结果。楚暖判断不错,在背后捣鬼的正是那家美国公司。
  “联系摩尔家族,让他们去处理。”楚暖对郑伯吩咐。
  郑伯犹豫了一下,道:“不过是一家不入流的小公司而已,暖少爷,我们自己就可以将他们处理干净,何必麻烦摩尔家族?”
  “郑伯,这次你调查得不仔细。”楚暖这么说了一句,但并非严厉的苛责,“这家公司背后是巴布利家族,这次是巴布利和摩尔的斗法,巴布利知道我们和摩尔家族关系密切,所以想打击我们来分散摩尔的注意,摩尔家族顺水推舟、祸水东引……哼!”
  郑伯面露羞愧,道:“对不起,暖少爷,我会整顿调查这件事的人。”
  “没关系,这件事我也是偶然知道的。”楚暖挥挥手示意郑伯不必在意,顿了顿,吩咐道,“你转告摩尔家族,祸水东引的把戏不是只有他们才会玩,让他们不要伤了两家的和气。”
  “这……”
  郑伯面露疑虑,楚暖微微蹙眉,道:“郑伯,你不需要怕什么。”
  楚暖将身子完全放进沙发里,神色淡漠却带着一分难以言语的压迫感,慢慢道:“摩尔家族这些年来接连几次投资失败,这次金融危机旗下银行又被围攻挤兑,资金已难以周转,虽说家底厚,要是把他们珍藏的那些传世古董都卖了也足够他们再挥霍几辈子。但如果他们真这么做了,他们摩尔家族也无法再在欧洲贵族里立足。今时不比往日,我们楚家也非当日那个小买办,无需事事看他们的脸色过日子。”
  郑伯知道自己是狭隘了,老脸微红,躬身道:“是,暖少爷。”
  顿了顿,楚暖又问:“陆文的下落追查的怎么样了?”
  郑伯道:“陆文被带回美国了。我正在安排人将他‘带’回来。”
  沉吟片刻,楚暖说:“这件事也让摩尔家族的人去做,不管他们怎么做,总之我不要再听到那个人的消息。”
  “是。”郑伯露出一抹笑意——他讨厌陆文已经很久了!
  郑伯离开后楚暖静坐了一会儿,开口叫来贺冬:“贺冬,带我去复健室。”
  楚暖已经很多天没有做复健,绑架回来后一直忙于处理家族事务,每天都很疲惫,这样的情况下复健就被排出了日程。
  不过贺冬感觉楚暖也不喜欢复健,可能是觉得没效果,也可能是楚暖根本就不想走——郑伯不是说楚暖不能站立是因为心理原因么。贺冬对这件事渐渐有些好奇,开始以为楚暖是个精神纤细不堪一击的男人,但后来却发现楚暖很坚强,这么多年独自走来,面对绑匪面不改色,被绑架后更是冷静地利用身体里的通讯器联络郑伯求援——这样的男人不该是个轻易被挫折打败的人。
  是什么原因让楚暖宁愿放弃自由行动的力量也要躲避?
  贺冬不明白,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楚暖怯弱不敢面对。
  支撑着楚暖的身体,贺冬带着楚暖在复健室里慢慢走着,其实在这样的行进中楚暖几乎将所有的体重都放在了贺冬身上,楚暖的腿部并没能承受多少负重。
  感觉最近两人关系较以前缓和许多,贺冬考虑了一下,说:“少爷,你这样复健没什么效果,最好是争取自己行走,不要把所有的重量都放在我身上。”
  “哦……是吗?”
  楚暖靠在贺冬身上轻轻地问,口气有些漫不经心,贺冬觉得楚暖对自己的话其实不是很上心。
  话说都说了,贺冬索性说完:“你这样把重量都放在我身上,你的脚等于没有得到锻炼,有走和没走一样,根本没有效果。”
  “哦……”
  楚暖轻轻应了一声,顿了顿,忽然说:“如果我能走了……就不需要你了,对吧……”
  “嗯?嗯,如果你自己能走了,就不需要我照顾了。”贺冬照实回答,心里总觉得怪怪的。楚暖的话是没错,可是他这句话配上那个像在幽怨叹息的口吻……
  楚暖搭在贺冬肩膀上的手骤然抓紧,掐得贺冬有些疼。
  
  第二天一早郑伯就拿了一份新合同来找贺冬,贺冬看了有些傻眼,薪酬提高到了每月十三万,合同期限变成了十年,十年内贺冬主动辞职的话需向楚家支付巨额违约,而如果是楚家辞退了贺冬,则一次性将剩余年限的薪酬全部支付,也就是说如果在第四年楚家辞退了贺冬,那么辞退时楚家将向贺冬支付剩余六年的工资份额,每个月十三万,一年就是一百五十六万,六年就是……
  贺冬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
  贺冬受宠若惊。
  受“惊”过度贺冬反而不敢签这份合同,他不懂楚暖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收下这份“大馅饼”,但略懂法律的他在合同上也找不出任何问题。
  贺冬犹豫着,郑伯适时地补充了一句:“你妹妹在疗养院的费用我们会照常支付,你可以不用担心。”
  “……”
  贺冬无奈地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收起了合同,临走前郑伯拍拍贺冬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多陪陪暖少爷。”
  贺冬没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陆文说的那些话。
  再见楚暖时,楚暖没头脑地问了一句:“是不是生气了?”
  贺冬愣了好半天才反应楚暖问的是签新合同这件事,楚暖不提也罢,提了贺冬还真觉得有点憋气。但贺冬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声:“没有。”
  楚暖低下头去不说话。
  贺冬看着那又细又白的后颈,看到颈骨的轮廓透过皮肤一节节显现出来,心里突然萌生了些许罪恶感。
  迟疑着,贺冬低声道:“我没有生气……挺好的,能……多陪陪你……”贺冬想说能在楚家做事挺好的,但一时不知怎么表达,说出来就变成这样了。楚暖听得一顿,似乎是惊喜地抬起头来,看着贺冬抿出一抹微笑——
  “谢谢!”
  
  过了大半个月,摩尔家族的人打来电话,后来贺冬从楚暖和郑伯的对话中得知,陆文死了,然后再过几天摩尔家族的继承人会过来。
  摩尔家族的继承人是一个女人,摩尔家族现任族长的二女儿。
  摩尔家族现任族长已经六十多岁了,膝下只有两个女儿,大女儿艾达,二女儿萝芙林,按照他们的族规,大女儿和二女儿都有继承家族的可能,关键就看两个人以及各自丈夫的能力如何,家族会选择能力强的那一家作为最后继承人。
  现在艾达已经出嫁,丈夫是现在摩尔家族旗下某公司的高层,算是能力出众的人。萝芙林还待嫁闺中,虽然谁都没有明说,但双方都知道这次萝芙林来楚家很有可能是要和楚暖联姻。
  楚家和摩尔家族联姻不是第一次了,楚暖的小姑就是嫁给了摩尔家族的一位旁系男性,而往上细数,双方联姻也不在少数——事实上楚家最初发迹就是因为摩尔家族的大小姐看上了楚家的先辈,不顾家中反对毅然下嫁,而这位楚家先辈也没有辜负妻子的厚望,借着妻子带来的不算少的“零用钱”发家,一步步成为当时社会上举足轻重的名流,进而得到了摩尔家族的承认。之后为了保持两个家族的联系,平均每隔两代就会有一人联姻。
  本来楚暖的小姑已经嫁过去了,楚暖没有联姻的义务,但这次据说是萝芙林的父亲很欣赏楚暖,虽然知道楚暖双腿残疾,但他看重楚暖的能力,所以希望萝芙林能和楚暖结婚。不过——
  “他们是想吃了楚家。”
  楚暖被贺冬撑着慢慢挪着步子走路,他们在复健,或许是觉得沉闷无聊,楚暖说起了关于萝芙林的事情。
  贺冬默默听着,不发表任何意见,其实他心里对楚暖为什么养了陆文那么久现在却又如此决绝地除掉比较好奇,不过楚暖似乎并不打算谈论这个话题。
  楚暖说:“如果我和萝芙林结婚,不论有没有生育后代,在我死了之后萝芙林或者是萝芙林的孩子都拥有楚家的继承权,到时候楚家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并入摩尔家族。”楚暖冷笑,“算盘打得很响,不过没有用,我就算把楚家全部捐赠给慈善机构也不给他们!”
  贺冬想了想,说:“萝芙林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
  “不可能。”楚暖毫无迟疑地断然道。
  “为什么?”贺冬未经思索就问了出来,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这个问题太隐私了,况且楚暖的性向……还真是未知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5页 当前第8

目录   上一页   ←   8/15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绝对占有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