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绝对占有_分节阅读_第5节
小说作者:火鱼/Erus/十彦   内容大小:144.16 KB   下载:绝对占有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4-15 10:35:00   加入书签
见得很好。楚家够有钱了,可楚暖一点也不开心。
  
  这天没有再发生其他什么事情,只是楚暖起床后问了贺冬一个突兀的问题:“听说你有一个妹妹?”
  贺冬不知道楚暖是什么意思——难道是陆文的事情让楚暖想到了亲人?
  贺冬老实答道:“是,我有一个妹妹。”
  “身体不好?”
  “嗯。”
  楚暖“嗯”了大概是表示知道了。
  晚上郑伯告诉楚暖将五十万打到陆文账上了,楚暖“嗯”了一声就没说什么了。之后就是和平常一样的夜晚,平淡而安静,沐浴之后楚暖睡了,贺冬也回房了。
  
  陆文被赶走后虽然收到了五十万的打款,但陆文却不因此高兴。
  晚上一帮狐朋狗友躲在陆文靠妻子得到的大宅子里,抽烟喝酒,一个朋友说:“哎,文哥,别说,兄弟们可真是羡慕你啊!娶了个好妻子,还有一个好妻弟,傍上楚家这棵大树,可真是一辈子吃喝不愁啊!”
  另一人也附和道:“就是!不过文哥够意思,富贵了也没忘记我们这些穷兄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们这些人也是过得逍遥自在,这全是托了文哥的福!来,我们敬文哥一杯!”
  众人咋咋呼呼地敬酒,陆文笑着干了一杯,却说:“你们这是表面看我风光,其实——什么好妻弟!阴得很呢!一个月十万,说得好听,好像很多,可是他楚家一个月赚多少你们知不知道?用亿来算都嫌少了!他居然就给我十万?当我什么?叫花子分明是!”
  陆文想到白天楚暖那句“楚家不养废物”便觉得万分恼火!
  大家都有些醉了,听陆文这么说,立刻有人说:“就是!太对不起文哥了!”
  老实说,一个月十万着实不少了,普通的高管一个月的薪水也就这么多,况且陆文对楚家一点贡献也没有。但是陆文自己不学无术,身边的人也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陆文每个月领的“生活费”除了自己用还散给周围的兄弟用,这些人又好赌好玩,十万块没多久就花光了。
  “应该让楚家多拿点出来!”一个人说。周围人都嚷嚷道:“就是他们家只有一个残废,哪里用得了那么多钱,还不如给我们用!”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纷纷出主意要怎么向楚家拿钱。
  突然一个声音在吵杂声中窜起:“将那个残废绑架了不就好了!”
  众人安静下来,看着说话的人,那是一个脸上挂着刀疤的男人,本就粗横的面孔在刀疤的作用下更显得狰狞。
  刀疤男不以为然地嘟囔道:“电视上不都这么演?那残废现在是楚家唯一的主人,把他绑架了,要上个几十亿,那老头也不敢不给!”
  旁边有人笑道:“那还不如直接做了那个残废,文哥现在是残废唯一的亲戚,残废不在了,楚家所有的财产还不都是咱文哥的?咱兄弟也跟着快活!”
  周围呵呵笑起来,倒没怎么把这话放在心上,他们只是混混,不是真正的黑社会,没那么狠辣,而且现在的生活过得颇为滋润,没有穷途末路之前他们不想去冒这个险。
  可陆文不一样,他一直笑笑地没说话听兄弟们一轮,当刀疤男说到“绑架”时他的眸光亮了亮,抿着酒,心里开始暗暗盘算这件事的可行性。只是各种念头在脑子里转了转,却颓然地发现要绑架楚暖很难。楚暖身边随时随地都跟着四五个专业保镖,都是特种兵出身,而且那贺冬看上去也不是好惹的。陆文等人只是普通混混,根本没得比,陆文也只是仗着姐夫的身份才能出入楚家而已。
  陆文想着觉得丧气,心中又极不甘心,恨恨地喝下酒,心道一定要让对方好看!
  




第四章(1)

  贺冬根本没有把陆文放在心上,一个会被言语吓走的人实在无法引起他的重视。
  安睡一晚,第二天清晨贺冬去健身房锻炼的时候,那个管理员再次站在他身边与他攀谈。
  以往贺冬都只听不问,不过想到昨天陆文的事情,贺冬觉得或许可以从这个管理员身上知道一点什么,想了想,问:“那个陆文经常来这里吗?”
  提到陆文,管理员露出鄙夷的神情,道:“不一定,有时候半年才来一次,但每次来一定是来要钱!”
  贺冬故意问:“陆文一个小混混而已,楚家不要理他就是了,为什么要妥协?”
  管理员叹了一口气,道:“因为暖少爷啊,暖少爷觉得自己对不起姐姐,所以对这个姐夫就特别迁就啊。”
  “嗯?”贺冬露出不解的神情,“他们姐弟感情不是很好吗?”这是郑伯说的。
  管理员沉默了一下,黯然道:“暖少爷当初……唉,若不是那个畜生,暖少爷他也不会——!大小姐是被那个混蛋害死的,根本不是暖少爷的错!”管理员口气愤愤,但却没有说出实质内容。
  贺冬更是迷惑不解:“那个畜生?陆文?”
  “不,不是陆文……”管理员摇头,张张嘴想说什么,但后来却没说,只道,“唉,都是些过去的事情了。反正,你多关心暖少爷就好了。这次你把陆文赶走了做得很好,很解气!下次陆文还敢这么来你就继续这么做!”
  下次陆文再来贺冬会不会赶他走还是两说,贺冬一直觉得自己这次做的有些出格了,他一个外人本不应该置喙,只是当时热血冲头一时没忍住就站出去了。
  贺冬只觉得当年的事似乎很复杂——或许大家族的事情都是这么复杂?
  好奇心杀死猫,贺冬适时地闭嘴了,而管理员也转开了话题,开始碎碎念起其他小事。
  
  结束了锻炼,洗个澡,贺冬下楼吃完早餐,正要回房休息一会儿,却被郑伯叫住。
  “小冬,来来来,我来和你商量件事。”郑伯笑着说,贺冬没有防备地过去,郑伯拉着他坐下,和蔼地说:“小冬,我听说你妹妹现在还在乡下是吗?”
  贺冬不知怎么想到那天楚暖很突兀地提起他妹妹的事情,虽然脑子里闪过一些猜测,嘴上答道:“是的。”
  郑伯笑着说:“是这样的。我听说你妹妹身体不好,你家又在乡下,所以我寻思着,不如将你妹妹接到城里的疗养院。”
  贺冬一愣,不由的迟疑:“这……”
  郑伯补充道:“费用你可以不用当心,我们会替你出。城东这边有一家很不错的疗养院,我想与其让你妹妹一个人在乡下,不如到这里来,那疗养院离这里也不是很远,周末少爷没什么吩咐的时候,你也都可以过去看看妹妹。”
  贺冬定定地看着郑伯,心中思绪翻腾。
  郑伯的建议无疑很诱人,贺冬退伍之后努力工作赚钱无非就是为了给妹妹治病。
  贺小妹的病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贺母怀小妹的时候贺冬还在小学读书,为了给贺冬凑足学费,贺母怀孕期间还起早贪黑的工作,可是家里穷吃的不好,营养跟不上,小妹出生时格外虚弱,长大后也是站久了都会发晕,一点重活累活都干不了。
  家里带小妹去城里的大医院做过检查,但也检查不出问题。中医说是天生体虚,给贺小妹开了一个方子,吃了之后贺小妹的身体确实好了很多,不会再动不动晕倒了。贺冬看到了希望,就让小妹一直吃下去。可是这方子用到的药材不少都很珍贵,吃一次两次没问题,吃一年两年就是个大负担了。
  贺冬一直希望能将妹妹带在身边照顾,只是有心无力,城市里房子太贵,贺冬租不起,做保安和在培训中心上课的时候都是住单位的宿舍,没办法将安置小妹,只能将小妹留在乡下。贺冬一直很担心小妹,几乎每天都打一个电话回去,听小妹精神地接电话才勉强放心。如果能将小妹送入高级的疗养院,无疑对小妹的病情有很大的好处,可是……
  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小妹就会成为贺冬握在楚家的人质!
  贺冬在部队的当兵的时候由于职位特殊,没少接触那些达官贵人,对于这些人的作风他早已有所了解。贺冬不是楚家从小培养出来的忠犬,楚家要用他不免要防上一手。
  从理性上说,郑伯的提议没什么不好的,贺冬自问对楚家没有企图,小妹送入疗养院虽然等于控制在楚家手上了,但只要自己没有妄动,楚家也不会伤害小妹,反而能让小妹得到最好的照顾,这无疑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可是从感情上说,贺冬却极不愿意这么做,他总有一种要将小妹推入火坑的感觉。他已经对不起小妹了,他不想再让小妹遭遇任何危险。
  可是贺冬是不能拒绝的,表面上看郑伯是在和他商量,但实际上贺冬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和资格。
  仿佛是看穿了贺冬的心思,郑伯笑了笑,不掩饰地说:“小冬,说句实话,我们楚家现在就暖少爷一个人在独撑大局,在新的继承人出现之前,暖少爷身边是不能出一点儿差错的。你十分疼爱你的妹妹,我们能知道,其他人也会知道,难保哪天不会有人利用你妹妹胁迫你做什么对暖少爷不利的事情,到时候不但暖少爷会出事,你妹妹也将身处险境。与其这样,倒不如事先选择一个安全的环境不是吗?你妹妹在疗养院可以生活的很好,你有空的时候也都可以去看她,有些事情对你来说可能要穷尽一生才能做到,而对于我们楚家来说不过是一句话。当然,这句话我们也不是白给的,但我们要的也不多。”
  郑伯笑眯眯地看着沉默的贺冬,他不着急,他相信贺冬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贺冬心中考虑良多,不可否认他心动了——或者说,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他不再排斥这个半强迫性质的要求。
  良久,贺冬开口问:“你们……要什么?”
  郑伯呵呵笑开,盯着贺冬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你的忠心和尽心!”
  
  再次进入楚暖的房间,看着楚暖的睡容,贺冬的心情却和之前有了大不一样。
  毒蛇果然还是毒蛇,就算外表再怎么无害,獠牙和蛇毒都是不会少的。
  贺冬虽然能理解楚暖和郑伯的做法,但理智上的理解不代表感情上的接受。贺冬很排斥这样被人胁迫的感觉。但现在贺小妹已经进入楚家的掌控,贺冬就算再有不满也不可能对楚暖做什么。
  “少爷,该起床了。”
  贺冬轻轻推了推楚暖,低声说。
  楚暖依然是过了一会儿才有动静,含含糊糊地询问“几点了”,得到贺冬的回答后翻身平躺着,用手背遮挡眼帘,习惯性地赖床。
  贺冬拉开窗帘,为楚暖准备好衣物,站在一边静待楚暖真正清醒。
  大约过了七八分钟,楚暖终于完全清醒过来,长长的睫毛抖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睁开眼睛,侧头看了站在床前的贺冬好一会儿,才用大拇指根部的关节揉了揉眉心,眼睛似乎很酸涩似的眨了眨,随后慢慢坐了起来。
  楚暖掩嘴打着哈欠,慢慢挪动身体坐到床边,等待贺冬的帮助。
  贺冬上前将楚暖抱起放到了轮椅上,随后推着他去了洗手间。
  沉默而刻板的一天由此开始。
  虽然平时贺冬的行为也谈不上热情,不过今天的他好像还是比平时更冷淡了一点,最明显地表现嘛,大概就是楚暖叫他的时候他没有那么多多余的应答了。比如——
  “贺冬,帮我拿一下xx书。”
  “是。”
  贺冬转身拿书,递到楚暖面前,楚暖接过书,贺冬再次退回楚暖身后。
  一两次还不觉得,多来了几次,楚暖在贺冬退回去的时候不由得侧目看了一眼。
  两人目光对上,贺冬眨了一下眼睛,以目光询问还有什么事情,但楚暖阴沉的脸色上什么也看不出来。贺冬微微颔首表示“如有需要请吩咐”,随后转开了视线,目不斜视。
  楚暖盯了贺冬很久,最终什么也没说,低头继续处理文件。
  贺冬有些赌气地想要一直冷脸对人,不过站了一上午他就发现这种行为很幼稚——非常幼稚!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只是依然不是愿意和楚暖说话罢了,虽然他们之前也没有什么可交流的。
  
  楚家办事速度很快,没过两天,贺小妹就被安排进城了。
  这天是楚父楚母的忌日,楚暖要去安葬他们的梦园陵园祭拜他们,每年到了这一天,楚暖都会一个人在梦园里呆上一整个下午,安安静静的,不想让任何人陪伴。
  正是因为如此,贺冬可以在送楚暖去梦园之后请假去疗养院陪伴妹妹,刚好梦园也在城东,和疗养院离得不算很远。
  在将楚暖送去梦园之后,楚暖去了疗养院,到达时贺小妹已经入住疗养院两天了。
  疗养院的病房是单人单间,布置得像个普通家庭的小卧房,各种家具、家电一应俱全,病人需要什么也都可以随时添置,让环境显得温馨舒适。
  看到哥哥来了,贺小妹十分高兴地拉住贺冬,说:“哥,我好想你呢!你都好久没回来看我了。”
  贺冬怜惜地摸摸妹妹的头发,道:“是哥不好。”
  贺小妹说:“没关系,我知道哥是为了努力赚钱才没能来看我的。哥,你这次是不是赚了很多钱?我听说这里的费用很高很高,哥,你没有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吧?”
  “呵呵,没有。”贺冬说,“我在一个有钱人家里做保镖,他们给的工资很多。”复杂的事情贺冬不想和妹妹说,他这妹妹因为身体不好也没出过什么门,思想比较单纯,没见过什么黑暗的事情,贺冬不想破坏这份美好。
  “哦,那哥你要小心哦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5页 当前第5

目录   上一页   ←   5/15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绝对占有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