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绝对占有_分节阅读_第4节
小说作者:火鱼/Erus/十彦   内容大小:144.16 KB   下载:绝对占有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4-15 10:35:00   加入书签
每天早上都要锻炼,锻炼完也都是要去洗澡的。
  贺冬点头应道:“好。”
  
  接下去就是轻松而刻板的一天,贺冬依然站在楚暖身后,楚暖依然时不时让贺冬拿本书或是拿份资料,贺冬依然找不到,楚暖依然是带着一丝不屑地告诉他要拿的东西在哪里。午餐和晚餐贺冬依然慢了一步,不过楚暖依然在吃完后静坐片刻,有点像是某种习惯,又有点像在等待贺冬。到了晚上贺冬依然为楚暖擦身,对于已经看过一次的身体他已经不再那么好奇,没什么怪念头地结束了服务,抱楚暖上床了。
  贺冬回到房间给小妹打电话的时候,楚暖也给郑伯打了一个电话。
  “暖少爷,有什么事吗?是贺冬让您不高兴了吗?”郑伯问,带着一点忧虑。
  “嗯……不。”楚暖轻声说,顿了顿,他问,“他用的是新的沐浴品?”
  郑伯愣了愣,说:“暖少爷您稍等,我查查。”
  短暂的等待后,郑伯说:“是的,他用的产品是前段时间厂家刚送来的新品,试用之后觉得味道还可以我就留下了,刚好贺冬进来需要新的沐浴品,所以我就让人将剩下的送到他那里。暖少爷,您觉得不好闻吗?”
  “……不,好闻,我喜欢。”楚暖说。
  郑伯高兴地说:“那太好了,我让人去买多一点。”
  “好……”楚暖应了一声,但随即他又改口了,“不需要,他一个人用就好了。”
  “嗯?嗯,好的,谨遵您的吩咐,我的少爷。”虽然有片刻的呆滞,但郑伯还是认真地记下了楚暖的吩咐。
  
  楚暖并不像第一天见面时贺冬所认为的那么难伺候,楚暖总是阴着脸,也总是很沉默,可是从来不会刻意刁难人,或许是楚暖根本不屑去刁难贺冬这样的“仆人”。一个多星期的接触让贺冬觉得楚暖也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虽然少一点活力,虽然多了一点病态,虽然咋看之下似乎不讨人喜欢,但其实依然有着可爱的一面,也会赖床,也会耍小性子,也有迷糊的时候。
  很平静地过了半个月,这天午饭后贺冬推着楚暖在中庭花园散步,一名仆人匆匆走来对楚暖说:“暖少爷,陆先生来找您。”
  楚暖稍稍抬眼看了看仆人,淡淡道:“让他进来。”
  没多久,仆人便带着一个男人来到了楚暖面前。贺冬一眼就认出了来者——陆文。
  陆文真人比照片更加英俊,眼窝深邃,鼻梁高挺,有点像混血儿,而且身姿挺拔,穿着一身休闲西装,咋一看还觉得像一个成功人士。贺冬估计当初楚晗就是被这副皮囊给迷惑了,才死心塌地地跟着陆文,最后还为弟弟留下了一个牛皮糖。
  “哟,小暖,好久不见啊!”
  陆文一开口就暴露了他那油腔滑调的本性。贺冬不喜欢这样的人,,但他作为外人也不好说什么。
  面对陆文的招呼,楚暖只是“嗯”了一声,冷淡地问:“什么事?”
  陆文嬉皮笑脸地说:“呵呵,小暖啊,你可还是这么冷淡啊,怎么说我也是你姐夫嘛!”
  “我知道,否则你根本没有资格站在我面前。”楚暖毫不客气地说,“什么事,直接说。”
  陆文的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了笑容,道:“小暖你真是……唉,也没什么,就是姐夫最近手头有点紧……”
  楚暖瞥了他一眼,冷冷道:“上次不是刚给了你两百万。”
  “那个还赌债了啊!”陆文毫无羞耻地回答,“换了赌债可是一分钱都没有了。”
  楚暖眼也不抬,道:“赌债只有一百五十万。”
  “这……”陆文转转眼珠子,笑道,“五十万很快就花完了嘛……”
  贺冬估计陆文又是去赌钱而且赌输了,显然楚暖也是知道的。楚暖虽然冷哼一声,开口却不是拒绝,而是问:“你还要多少?”
  “这……呵呵,小暖看着给就好了。”陆文笑嘻嘻地说。
  “五十万。”楚暖不带感情地说。
  贺冬觉得楚暖真大方,五十万说给就给,这数目可是贺冬想都不敢想的。可是陆文却不满足:“小暖,我可是你姐夫啊,不要这么小气嘛。”
  楚暖问:“那你要多少?”
  “呵呵,加一个零就好了。”陆文的食指和拇指圈在一起比出零。
  居然是五百万!
  虽然看不见楚暖的表情,但贺冬却看到楚暖的手指抽动了一下,像是被吓到了,又像是神经质地抽搐,还带着一点愤怒。
  楚暖沉默了片刻,道:“楚家不养废物。”
  陆文的脸色顿时沉了,大声嚷道:“楚暖,你不要忘记当初你姐姐是怎么死的!”
  楚暖的手骤然握住轮椅的扶手,关节因为用力而变得青白青白的,筋骨暴起,让原本就消瘦的手看上去更加可怕,简直像是骷髅!
  贺冬感觉到楚暖在颤抖,全身都在颤抖!
  贺冬看不到楚暖的表情,但他觉得现在楚暖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贺冬不知道陆文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楚晗不是自杀的吗?还是其中有什么别的隐情?
  贺冬觉得不太妙,他好像不应该这么袖手旁观——他的任务是保护楚暖。
  “你……”
  “请你马上离开!”
  楚暖开口的同时贺冬也开口了,贺冬洪亮有力的声音盖过了楚暖近乎低喃的话语。
  楚暖迷茫而惊愕地抬头看向贺冬,陆文也狠狠地瞪过来。
  “你是什么人?”陆文恶言相向,“哦,你就是楚暖新找的小白脸是吧?啧,比上一个英武多了。干吗,吃了他什么好处,还是被这小妖精迷死了,我和他说话你插什么嘴!”
  贺冬听出陆文话语中的猥亵,但现在他没有空去想这么多,他上前一步站到陆文和楚暖之间,将楚暖挡在身后,厉声道:“请你现在马上离开!”
  “你……”
  陆文惊惧地缩缩脑袋,目光飘向贺冬身后的楚暖,还想再说点什么,但被贺冬冷眼一瞪,话又缩回了肚子里。
  陆文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楚家仆人训斥顿时十分恼火,但摄于贺冬的杀气他又不敢乱来,他咽咽口水,气急败坏地叫道:“你、你给我走着瞧!”
  陆文后退了两步,却又冲着楚暖说:“楚暖,好好想想你姐……”
  “闭嘴!”
  贺冬大喝一声打断了陆文的威胁,眼睛瞪起,那古铜色的面庞狰狞毕露,仿佛随时都会扑上去吃人似的。陆文吓得不敢再停留,慌慌张张地就跑走了。
  贺冬一愣,没想到陆文这么不经吓,他还没动手呢对方就跑了。不过贺冬好像忘记了,他可是从死人堆里走出的特种兵,板起脸来杀气腾腾的,哪里是个普通混混能受得了的。
  贺冬挠挠头,有些纳闷,但也没想太多,陆文吓跑了也好,省去了很多麻烦。
  看陆文跑远了,贺冬才回头打量楚暖的状况。
  楚暖低垂着头,令人看不清他的神情,但他双手已经从扶手上松开,身子也不再颤抖,似乎已经没事了。
  贺冬犹豫了一下,在楚暖面前蹲下,试图查看楚暖的面色,口中问道:“少爷,你……还好吗?”
  刘海挡去了楚暖的神情,贺冬看的也不是很真切,只是觉得楚暖的脸色很苍白。
  楚暖没有吭声,贺冬不放心地追问了一声:“少爷?”
  这回楚暖开口了,微弱,低哑,每个音都那么飘忽,但每个音却又都是那么沉重:“我……没事……”
  贺冬苦笑,楚暖如此口吻他怎么能放心。
  贺冬想安慰一下楚暖,但又不知道陆文所指的楚晗之死是怎么回事,听上去似乎和楚暖有什么关系。贺冬怕自己乱说话反而会让楚暖更加痛苦,可是又不知道能说什么其他的话。
  犹豫了半天,贺冬还是起身向楚暖身后走去,路过楚暖身侧时他习惯性地拍了拍楚暖的手背以示安慰——以前贺冬都是这么安慰战友的。贺冬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走到楚暖身后握上轮椅的推手,问:“少爷,你要继续散散步,还是先回房?”
  “……回房。”
  楚暖说,于是贺冬推着他朝住宅走去。
  
  坐在轮椅上,楚暖看了一眼自己被触碰的手背,就在刚才贺冬的大手覆在上面的时候他禁不住颤抖了一下,而这会儿,手背上似乎还残留着贺冬手心的温度。
  定定看了一会儿,楚暖收回手,放在身前,另一只手握上,无意识地搓揉被触碰过的手背。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间隔的时间长了,所以每章都很肥,所以大家要让某皮看到给你们吃肥肉的效果哦,不然的话嘛,哼哼……




第三章(2)

  楚暖进入住宅后碰上面上焦急的郑伯。
  “暖少爷!”郑伯看到楚暖低呼一声,急切地问,“您还好吗?陆文——他对你做了什么?那个混蛋!我就知道不能让他进来!”
  楚暖打断了郑伯的自责:“没什么,他什么也没做,他……他让贺冬赶跑了。”
  “贺冬?”
  郑伯惊讶地看向贺冬。
  贺冬头皮有些发麻,现在想起来便觉得刚才自己似乎冲动了,陆文和楚暖之间不论发生什么也都是楚家的家事,他虽然是所谓的“随身助理”,其实也就是保镖兼看护的综合体,一个外人而已,没什么立场去插手他们之间的纷争,而且陆文的话似乎还涉及了一些楚家的私密过往。
  面对郑伯询问的眼神,贺冬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陆文对少爷出言不逊,所以我就……就吓了他一下……没想到那人胆子那么小,一吓就跑了……”
  郑伯的神色变得很复杂,多看了贺冬好几眼,但最后也没说什么,笑了笑,转而对楚暖说:“少爷您没事就好了。”顿了顿,郑伯又问,“那陆文那边……钱还给吗?”
  楚暖眼未抬,道:“给他,五十万,他不要就算了。”
  
  郑伯离开后贺冬推着楚暖回到了房间,本来他们还应该再在花园里逗留半个小时的,现在提早回来了,若是现在就准备出门无疑太早了,贺冬不知道该干什么便询问楚暖的意见:“少爷……要休息一会儿吗?”
  楚暖沉默了片刻,抬手揉揉眉心,道:“我想睡一会儿。”
  “嗯?好。”
  贺冬将楚暖抱到床上,为楚暖更换睡衣。
  对于楚暖这种身体虚弱的人来说睡午觉应该会是一个好习惯,不过实际上楚暖并没有睡午觉的习惯,今天楚暖突然说要午休,看来是陆文那一闹让他累了。
  换好了睡衣,楚暖吩咐贺冬下午三点的时候叫他,随后自己挪动身体躺进了被子里。
  贺冬为楚暖拉上窗帘,打开空气净化器,原本在一边等候命令的仆人走了出去,贺冬也准备离开。
  就在贺冬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手表突然震动起来,贺冬连忙走回床前询问:“有事吗?”
  楚暖看着他,道:“留下。”
  “我?”贺冬很惊讶。
  “是。”楚暖不欲多言,目光扫过一边的椅子和书架上,说,“你坐下,书你可以看。”
  贺冬感到不解,抓抓头皮,不知这是楚暖的什么怪癖,但人家是少爷,他也不能反驳什么,便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坐在椅子上看了起来,而楚暖则在床上翻了一个身,背对着贺冬睡了。
  贺冬看了两页觉得有些无趣,注意力无法集中在文字上,有没有其他事情可做,贺冬的思路就渐渐朝其他方向跑去,首先想到的便是关于今天陆文的事情。
  第一个让贺冬疑惑的便是关于楚晗之死。郑伯的说法是楚晗因为父母双亡打击过大,抑郁症加重,最后自杀身亡。但今天听陆文的威胁,似乎其中还有隐情,感觉上去像是楚暖害死了他姐姐似的,而这十年来陆文就一直揪着这点向楚家要钱。
  如果是这样,那么楚暖一直对陆文妥协也就可以解释了,可能是心中有愧,所以用这种方式补偿。
  而第二个让贺冬不理解的就是陆文当时说的那句话:“……你就是楚暖新找的小白脸是吧?啧,比上一个英武多了,干吗,吃了他什么好处,还是被这小妖精迷死了……”。
  当时贺冬没去仔细考虑这句话,现在想起来……
  以前贺冬去国外执行过任务,国外人比较开放,这种事情在他们军队倒是不稀罕,贺冬多少接触过一点,也就慢慢知道了相关的东西。
  话说回来,楚暖五官漂亮,身材纤细,腿残了不方便和女人做,被男人压在身下倒是刚刚好……
  贺冬的脑子里不自觉地冒出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但他马上就从臆想中回神,发现自己想了什么,不由得面色一红,暗道一声罪过,挥散了脑子里不合适的猜测。
  楚暖可是正儿八经的男人,因为他瘦弱就把他当成女人来设想可不是一件礼貌的事情。
  看看熟睡中的楚暖,贺冬觉得这孩子也挺可怜的,家里那么多人都死得差不多,唯一剩下一个没有血亲的姐夫还是个只会要钱的畜生,腿也残了,去哪里都要人推,身子也因为长久没有运动而逐渐虚弱,还要打理楚家产业,看楚暖每天埋头苦干的样子就知道这份活一点也不轻松。
  贺冬从懂事起就在为钱烦恼,他是农村人,家境不好,后来父亲打工受了重伤失去劳动力,母亲也赚不了什么钱,妹妹身体不好,他弃学当兵就是不想加重家庭的负担,也是为了参军那点补贴。后来父母死了,那一点补贴只能勉强满足妹妹吃喝和治病的需要,日子过得非常拮据。没钱是个烦恼,但有钱也不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5页 当前第4

目录   上一页   ←   4/15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绝对占有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