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绝对占有_分节阅读_第3节
小说作者:火鱼/Erus/十彦   内容大小:144.16 KB   下载:绝对占有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4-15 10:35:00   加入书签

  楚暖抬眼多看了一眼贺冬,对上贺冬的微笑,面色更是阴沉,刀子似的目光盯了贺冬许久,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冷哼一声,重新低下了头。
  贺冬将穿戴整齐的楚暖抱回轮椅,盖上薄毯,推出了卧房。
  
  下午楚暖去了公司,坐在他的董事长办公室里处理文件,依然是埋头苦干,除了偶尔让贺冬拿一份文件或者是抱他上轮椅去洗手间,就没有多说半句话。
  董事长办公室配套的洗手间也是经过特别改造的,贺冬至今还站在门外没有进去“帮过忙”。对于这样结果贺冬却是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楚暖自己是怎么想的,不过如果是贺冬自己双腿残疾连上厕所都需要他人扶着的话……贺冬会觉得羞愤欲死,将心比心,想来那个神色阴冷的青年也是如此,所以才会坚持自己一个人上厕所。
  回到家后用过晚饭,贺冬推着楚暖去复健室复建。
  虽然郑伯没有明说,但贺冬隐约听出一层意思:楚暖双脚在生理上完全没有问题,只是他自己不愿意站起来——心理障碍。对于这种自己不愿意站起来的人,复健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不过为了防止楚暖双腿肌肉萎缩退化,每日的行走活动还是必须的。
  楚暖攀着贺冬的肩膀,几乎将所有的体重都放在贺冬身上,而贺冬的双臂穿过楚暖腋下将他抱住架着,两人就这么相拥,楚暖向前慢慢行走,而贺冬则随着楚暖的脚步一点点后退。
  虽然复健不过半个小时,但复健完毕后楚暖还是额头冒汗,毕竟腿脚不方便,比起普通人,他的每一步都要花费更多的力气。
  据说有着轻微洁癖的楚暖不出意外地皱起了眉头,说:“去浴室。”
  不可避免的,贺冬还是要和楚暖□相见。
  卫生间分为内外两间,楚暖坐在外间的凳子上,贺冬为楚暖脱去衣服,随后自己也脱了外套,挽起袖子,将赤条条的楚暖抱进了里间。
  里间有一个大浴缸,此刻浴缸里已经放满了热水,贺冬将楚暖放进浴缸,随后退了出来。
  楚暖只是小腿有问题,膝盖以上都是完好的,完全可以自己清洗身体,而且借着水的浮力要在浴缸里移动身体也不难。
  贺冬在外间等待,大约十分钟后贺冬手上的手表发生震动,贺冬这才推门进入里间。
  浴缸里原本干净的水现在飘着细碎的泡沫,楚暖的头发湿漉漉的,双颊绯红,身上没有血色白皙的肌肤也呈现出粉红色——被热水泡的。贺冬觉得这样的楚暖好看多了,平时的楚暖就好像随时都会死去的重病号一样,过于苍白而没有一点生气。
  贺冬将他从浴缸中抱起时没忘问一声:“有没有难受?”
  楚暖淡淡地说了一声:“没有。”
  听楚暖的回答淡然清晰,贺冬知道他是真的没事。楚暖的身子比较虚,有时候泡久了会晕。郑伯特别交代过,如果超过十五分钟楚暖没有召唤,贺冬就要马上进去,因为很有可能是楚暖晕倒了。如果是楚暖叫他进去,他进去后也要主动询问楚暖有没有头晕目眩的症状,因为有时候楚暖是不会主动开口的。
  贺冬抱着楚暖在一张木凳子上坐下,扯过大浴巾给楚暖披上,又拿过一条毛巾开始为楚暖擦拭头发。
  贺冬的大手隔着浴巾在楚暖的脑袋上搓揉,贺冬觉得楚暖的脑袋好小,有一点给宠物狗擦毛的感觉。不过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贺冬可不敢表露出来,以楚暖的性子,如果贺冬告诉他你的手感很像宠物狗,恐怕楚暖会暴走吧?
  头发擦得半干了,贺冬放下毛巾,用大浴巾给楚暖擦拭身体。
  不可避免的,贺冬的视线落在楚暖的身体上。消瘦的身体就算被热水泡成了玫瑰色依然透着病态,楚暖真的很瘦,肩骨硌人,锁骨突出,肋下隐隐透出肋骨的形状。贺冬想到自己以及他所看过的其他男人的身体,无一不是肌肉结实体格强壮——军人嘛,没有雄健的体魄如何完成任务?
  贺冬也不是没有见过消瘦病态的人,曾经的一位战友因为伤残卧床半年,也是消瘦至此。
  擦干了上半身,贺冬的动作来到楚暖的□。
  多少有些好奇,贺冬多看了一眼楚暖胯间之物,略微有些出乎意料,和普通成熟男性一样,楚暖的□比身上的皮肤色泽略深,说到尺寸,也是成熟男性所应该有的尺寸。之前贺冬看楚暖白白瘦瘦的样子,还以为楚暖的那玩意儿也是白白瘦瘦的……
  阿弥陀佛……贺冬暗道一声罪过,这样猜测一位成年男性是很过分的。
  虽然脑子里转过很多歪七扭八的念头,不过表面上贺冬还是保持着面无表情,手下动作也没有因为各种念头而出现什么异样,他干净利落地为楚暖擦干身子,拿来衣物为楚暖穿上。随后他将楚暖抱出浴室,推着轮椅送楚暖回卧房了。
  楚暖的夜生活很单调,玩一会儿电脑,看一会儿书,中间接了几个电话,安排了几件事,上了一次厕所,沉默无声地度过了一个晚上,当时间指向十点半的时候,楚暖打了一个哈欠,睡觉了。
  将楚暖抱上床,看着楚暖吃了安定,躺下,闭了眼睛,没了动静,贺冬这才关了灯,退出楚暖的卧房。
  一天的工作到此为止。
  
  贺冬关门离开之后没多久,楚暖床头的电话就响起来了。
  尚未睡着的楚暖慢吞吞地接起电话,郑伯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少爷,打扰您休息了。”
  “嗯,没关系。”楚暖轻轻地应,和白天的他比起来,现在的他语气柔和了许多了。
  郑伯似乎笑了笑,温和地问:“少爷,对于贺冬的表现,您还满意吗?”
  黑暗中楚暖晶亮的眼睛闪了闪,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他沉默了很久才开口缓缓道:“还行。”
  “那我们就将他留下再观察几天,少爷若是不满意我就让他‘离开’。”郑伯笑着说。
  “先留下吧。”
  “那我就不打扰少爷了。少爷早点休息。”
  电话挂下,楚暖翻了个身合上了眼帘。
  
  贺冬离开楚暖的卧房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的房间就在楚暖卧室旁边,“下班”之后贺冬可以在不打扰楚暖的情况做自己的事情,不过碰到楚暖有什么事情,通讯器一响,贺冬就必须马上过去。
  给自家小妹打了一个电话,确定小妹在家很好之后,贺冬就早早睡下了。
  因为睡得早,第二天五点不到贺冬就醒来了,楚暖要睡到八点半才会起床,贺冬看时间充裕,索性下楼吃了一点早餐,随后向郑伯请示之后借用了楚家的健身房。
  楚家的健身房很大很高级,用健身房管理员的话说就是:每年楚家都要为保养这些设备花费一笔巨资。但这个健身房十年来却一直处于闲置状态。
  楚家现在只有楚暖一个主人,偌大的主屋冷冷清清的,可楚家并非一直都是这样清冷的,之前也有过人声鼎沸的时候。
  楚暖的爷爷还在的时候,楚家每天都很热闹,楚爷爷有三个孩子:楚爸爸、楚暖的叔叔还有楚暖的姑姑,楚爸爸和楚叔叔都各自娶了妻子,先是楚晗出生,然后楚叔叔的孩子,最后是楚暖。楚爷爷还有一个弟弟,楚暖叫他叔爷爷,叔爷爷痴迷绘画,唯一的一个孩子早夭了,他就将三个侄子当做亲生的来疼,一家人感情很好。
  最早楚爸爸三兄妹感情都还不错,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过日子,除了叔爷爷其他人都有每天锻炼的习惯,于是健身房也就特别热闹。
  后来叔爷爷走了,楚奶奶也走了,楚小姑嫁到了国外,楚爸爸和楚叔叔为了利益感情有了裂痕,楚晗也嫁人搬出去了,主屋顿时空了不少。
  再后来楚爷爷世了,为了遗产的事情两兄弟闹得很不开心,楚暖和堂哥的关系也因为大人的事情而紧张。一时间主屋的气氛总是剑拔弩张的。
  再再后来,过了两年,楚暖的堂哥吸毒过量死亡,没多久,楚爸爸和楚妈妈车祸身亡,然后楚晗自杀,不到一年楚叔叔失踪了,楚阿姨为了寻找丈夫遭遇了车祸。转眼间,楚家就只剩下一个楚暖,还有一个只有要钱的时候才会出现的陆文。
  ——以上,全部是健身房管理员告诉贺冬的。
  管理员说:“最开始的时候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来这里锻炼身体,就算是老家主也会来这里和子孙们凑凑热闹,可是现在……除了偶尔像你这样的高级保镖会来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贺冬不知道回答什么比较好,只应了一声“哦”。
  管理员又说:“以前暖少爷可皮了,上串下跳的,跟小皮猴似的,老家主他们都管不住他。那时候暖少爷每天都是笑嘻嘻的,还老爱捉弄我们这些仆人,那时候我们私下都叫暖少爷‘小恶魔’呢!”
  说起以前的事,管理员露出一抹怀念的笑容,虽然嘴里说“小恶魔”,但想来顽皮活泼的楚暖还是很让他们喜欢的。
  “可惜现在却变得那么沉静了……真让人心疼……”
  管理员和贺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说一些楚家的琐事,也介绍了一些在这里工作的仆人的情况。
  贺冬虽然不怎么搭话,但是始终认真听着。
  之前郑伯对贺冬交代过,让贺冬在不触及楚家机密和楚暖隐私的前提下多看多听,多了解一些楚暖身边的人和事。
  郑伯说:“暖少爷这孩子有事喜欢憋在心里,跟在他身边要自己多关心细节,免得暖少爷有什么不舒服都不知道——之前很多人都是因为这样被辞退的。小冬你人不错,可要尽心啊!”
  于是贺冬就对有关楚暖的事上了心。
  练了一个多小时,贺冬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告辞离去。临走前管理员对她说:“小冬,你回去别忘了洗个澡。暖少爷喜欢干净,你可千万不要带着一身汗味去见他。”
  “嗯,好。”
  其实管理员不说贺冬也会去洗澡,不过被管理员说一下他洗得更认真了,还特别用了那块柠檬黄的香皂。
  贺冬洗完澡,吃了早餐,稍做休息之后,时间就到了八点三十,该是叫楚暖该起床的时候了。
 
作者有话要说:上了心 上了心 上了心 上了心…………
某皮奸笑ing,这是多么美丽的进步啊(花痴捧心状)




第三章(1)

  贺冬轻轻推门而入,经过一夜的封闭,房间里的空气却不浑浊,这是空气净化装置的作用。
  窗帘紧紧拉着,没有漏过一丝光线,虽然外面已是晨光明媚,但房间里还是一片昏暗。
  在卧室的正中央,那舒适宽大的大床上,楚暖侧身躺着,一动不动,呼吸匀长,似乎还未苏醒。
  这是贺冬来叫早的第一天,他第一次看到睡眠中的楚暖,看楚暖微微蜷缩着身子的睡姿,他突然觉得这个看似乖戾的青年其实只是一个孩子。
  “暖少爷?该起床了。”
  贺冬轻轻推搡楚暖的身体,低声呼唤。
  看起来楚暖睡得也不深,贺冬叫了两声他就有了动静,翻了个身,平躺着,睫毛颤了颤,片刻后,他抬手遮上自己的眉目,缓缓睁开了眼睛。
  刚刚睡醒的楚暖看起来有些迷糊,一贯的阴冷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懒懒的惺忪。
  楚暖揉揉眼睛,含糊地问:“几点了?”
  这是楚暖的习惯,郑伯交代过,这时候要报上具体的时间。
  贺冬看了看表,道:“八点三十二分。我帮你拉开窗帘好吗?”
  “嗯……”
  楚暖用鼻音低低应了一声,依然闭着眼睛,没有起来的意思。
  郑伯说过,楚暖有一点赖床的习惯,这时候可以放任他多躺一会儿,因为时间差不多了楚暖自己就会起来。
  贺冬转身去打开窗帘,随着哗啦啦的响动,缺少了遮挡的明媚晨光顿时照亮了整个房间。楚暖不适应地微微皱了眉头,用手背挡住眼睛,不想让阳光穿透他的睡意。
  贺冬将窗帘扎好,开始为了楚暖准备今天的衣物,轮椅推到了床边,随时等待楚暖的起床。
  准备好这一切,楚暖还没有起床的意思,贺冬多看了他一眼,见楚暖白皙的面容在阳光下蒙上了一层金色的米雾——那是面部细小绒毛带来的效果。睡眠让楚暖双颊晕染了一层薄红,没有血色的粉唇也因为被褥的热度而略显红艳,精致的五官愈发精致,清醒时的阴冷荡然无存,不论怎么看,这都是个十分漂亮的孩子。
  贺冬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多么冒昧,直到楚暖突然睁开眼睛,目光对上,楚暖脸上闪过短暂的迷茫,迷茫后陡然阴沉。
  贺冬这才意识到犯了楚暖的忌讳。
  楚暖寒着声音说:“我说过,你再这么看我我会把你的眼睛挖掉!”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自知理亏的贺冬真诚地说。
  楚暖定定看了贺冬许久,冷哼一声,神色微缓。
  楚暖自己撑着坐起来,他挪动自己的身体坐到床边。贺冬知道楚暖是要起床,便走到他身边,俯身将楚暖抱了起来。
  楚暖攀着贺冬的肩膀,鼻尖触到贺冬的脖子,微微耸动了一下,他有些突然地问了一声:“早上洗澡了?”
  贺冬愣了愣,随即答道:“嗯。”
  楚暖没再说话,被贺冬推进洗手间,在特别设计的洗手台前洗漱。等他打理好了,贺冬再将他推回房间换衣服。
  换衣服的时候楚暖突然说:“以后每天早上都要洗澡。”
  洁癖?贺冬想起这个词。不过就算楚暖不说,贺冬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5页 当前第3

目录   上一页   ←   3/15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绝对占有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