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绝对占有_分节阅读_第14节
小说作者:火鱼/Erus/十彦   内容大小:144.16 KB   下载:绝对占有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4-15 10:35:00   加入书签
:“怎么了?”
  楚暖心里挣扎了一下,忍不住问:“贺冬,你会后悔吗?”
  “……不会。”贺冬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很干脆地给出了回复。
  “那……那你抱我……”
  楚暖的身子贴上来,令贺冬感觉那情动的下身正抵在自己的大腿上。贺冬一下子涨红了脸,这样的进展对他来说太快了,他很是窘迫也很是尴尬,然而,黑暗中,楚暖那双眼睛像是含着泪水一般,晶亮晶亮的,急切而期冀的神情让人不忍拒绝他的要求。
  “我……”
  贺冬直觉地想要答应,可是又开不了这个口。
  察觉了贺冬的迟疑,楚暖的眸光一下子黯淡下去,身子缩了回去,几乎将整个人都蜷进了被子里。
  楚暖像是刚刚从壳里探出脑袋的蜗牛,受了惊吓,又缩了回去。
  
  -河蟹路过-
  
  楚暖软在贺冬怀中喘息,眼睛湿漉漉的,让贺冬忍不住低头亲吻。
  贺冬也情动了,只是进展太快会让他害怕,他压抑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欲望,只是轻柔地啃噬楚暖柔软的唇瓣。
  楚暖主动勾上贺冬的脖子,纠缠着不肯放手。
  “贺冬……不要离开我……”
  楚暖呢喃着请求,他需要一个怀抱拥着他入睡,他需要一个人陪着他。
  贺冬没有拒绝。
  得到贺冬的亲昵,这一夜楚暖蜷缩在贺冬温暖的怀里睡得很安心,第二天早上醒来对上贺冬注视的目光,楚暖微微红了脸,转身埋进男人怀中,但在贺冬看不到地方,楚暖却笑得很幸福。
  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到了复健的时候楚暖的情绪也不再那样不稳定,失败多次之后只是有些沮丧。
  “贺冬,你会一直陪着我,对吧?”
  楚暖在贺冬怀中休息了一会儿,突然抬头问。
  察觉了楚暖话中的小小忐忑,贺冬抚摸过楚暖的脸颊,温柔道:“会的。”
  顿了顿,贺冬笑了一声,道:“况且,我和你合约都签了十年了,难道我还能半路离开吗?我可赔不起那么多的违约金。”
  楚暖也笑起来,想到这件事,他忍不住问:“贺冬,会讨厌我让你签合约吗?可是……可是我想不到其他办法让你留下来……”楚暖露出一抹黯然,“贺冬,你总是板着脸,我以为你很讨厌我。”
  总是板着脸?有吗?贺冬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颊,好像他确实不怎么笑。
  没办法,军营里的男人很少有谁是成天没事把笑容挂在脸上的,也有那些个看上去总是吊儿郎当的人,但那毕竟是少数,而显然贺冬不属于这个少数。
  “以后我会多笑的,”贺冬说,又特意补充了一句,“对你笑。”
  楚暖听了开心地甜甜一笑,重新振作精神继续复健。
  或许是楚暖放下了心事,复健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楚暖终于能跌跌撞撞地走上两步了,如果有贺冬扶着,他甚至能蹒跚地走上一小段距离。
  看到自己的脚伤有了起色,楚暖也打心里高兴,可是又觉得有些不舍——脚好了,他是不是就不能这样光明正大地靠在贺冬怀里了?
  被贺冬打横抱着,坐上了轮椅,楚暖却还不愿意松手。
  勾着贺冬的脖子,楚暖亲吻贺冬的下巴,无声地向贺冬索吻。
  贺冬好笑地拨拨楚暖的刘海,给了他一个短暂的触碰后随口转开话题:“少爷,你的头发长了。”
  不满意贺冬敷衍的吻,但楚暖撇嘴后还是接着贺冬的话问:“不喜欢吗?”
  “也不是,只是头发长了会挡住眼睛,对视力不好。”贺冬笑着说,“你看你,都近视了。”
  楚暖眼珠子转转,道:“好,下午我们去剪头发。”
  楚暖果真去剪头发了,一改他之前刘海遮掩的造型,他将刘海剪得短短的,露出了大部分的额头,如果不是柔软的头发即使剪短了也会垂落在额上,他可以露出整片额头。
  “好看吗?”带着自己的新造型,楚暖迫不及待地询问贺冬的意见。
  贺冬点头:“好看,比以前清爽多了。”
  楚暖立刻问:“那我以前是不是很不好看?”
  察觉楚暖的紧张,贺冬失笑,道:“没有不好看。”
  “胡说!”楚暖瞪起眼睛,“分明就是不好看!你第一天见到我的时候脸绷得死紧死紧的,分明是很讨厌我!”
  “这个……也不是……”贺冬想想,老实道,“那时候只是觉得你有点阴沉。而且那时候脸色不好不是因为你不好看,是因为……”
  贺冬欲言又止,楚暖却自己说出来了:“因为我那时候说话很难听对不对?”
  贺冬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了。“嗯。”
  楚暖垂下头,低声道:“对不起,贺冬,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你和以前那些人一样……”
  贺冬摸摸楚暖的头,他知道楚暖不容易。
  




第十章

  楚暖剪短了头发,神清气爽,脸上总带着微笑,这样的变化很快就被周围人注意到了,早上楚暖锻炼的时候管理员抽空和贺冬搭上了话:“贺冬,最近少爷他……是不是身体好很多了?”
  贺冬擦擦汗,笑道:“是,复健很有效。”
  萝芙林在一边听到了,吃惊地上前问:“那他过不了多久就能走路了?”
  贺冬看萝芙林似乎还没有露出恶意,也就乐于回答:“应该吧,他现在已经能走上两步了,只是还不稳。”
  萝芙林愣了愣,“哦”了一声,居然什么也没说就走开了。贺冬觉得或许楚暖恢复健康这件事对萝芙林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看着萝芙林走了,管理员在一边说了一句:“希望少爷能赶快恢复。”
  “嗯,我也希望。”贺冬微微一笑,看着不远处正在努力锻炼手臂的楚暖,眼里满是温柔。
  
  午饭后例行的花园散步,这时候已经深秋,太阳虽然还暖洋洋地晒在身上,但风吹来时已经有些沁凉,楚家主宅在山上,又不知今天碰到什么天气,风特别大。贺冬为楚暖加上一件披肩,楚暖嫌弃地说:“这披肩披了像女人!”
  贺冬哑然,笑问道:“可是风大,不披上等会儿着凉怎么办?”
  楚暖眼珠子一转,坏主意就冒上来了,拉着贺冬的衣袖说:“你的外套给我。”
  贺冬也是一身西装,外套下面是衬衫,他身体好,脱去一件外套也不打紧。
  贺冬笑着脱下西装给楚暖披上,顺带着拨拨楚暖的头发,调侃道:“你这好像小孩穿大人衣服。”
  楚暖立刻瞪起了眼睛,“你嫌弃我!”
  贺冬笑着俯身亲亲楚暖的眼帘,让楚暖不得不闭上眼睛,随后又亲吻了楚暖耳郭,轻声道:“我没有嫌弃你,我喜欢你。”
  楚暖顿时脸红了,但那笑容却得意像偷腥的猫。
  贺冬快步走到楚暖身后继续推着楚暖前进——他不想让楚暖看到自己也红透的脸。
  虽然没有对话,两人之间的气氛却很融洽,慢慢地前进。
  经过草坪时,一个园丁正站在在草坪中收拾灌木。园丁戴着帽檐宽大的草帽,一身工作服,手里拎了个装工具的小桶,低头弯腰地慢慢从这丛灌木走向另一丛灌木。即将来到园丁身边时,楚暖侧目看了一眼,随后拉拉贺冬的手指,指了另一个方向,无声示意贺冬绕开园丁。
  贺冬看了一眼那园丁,似乎隐约闻到了园丁身上的草木汁混合着汗水的味道,贺冬猜测嗅觉灵敏的楚暖是嫌恶了,心中暗自好笑,手上则稍稍加力将楚暖推往另一个方向。然而就在贺冬改变力道的那一瞬间,园丁突然站了起来,拿着那把修剪灌木丛的大剪刀猛地冲过来,锋利的剪刀长大了嘴,狰狞地剪向楚暖!
  异变突起,楚暖倒是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只是他坐在轮椅上无可躲闪,只能下意识地抱头弯腰。然而伴随着贺冬的一声大喝以及一阵兵荒马乱的碰撞,楚暖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痛苦,楚暖惊愕地抬头看去,就见那园丁已跌出了四五步远,剪刀丢在了一边,而贺冬——他就站在楚暖面前!隔着两步的距离,高大的身躯犹如一道坚实的屏障将楚暖护在身后!
  然而,楚暖在呼吸间捕捉到了血腥味!
  楚暖惊愕地看着一道狰狞的大划口出现在贺冬的手臂上,浓稠的鲜血顺着臂滴落在草坪上,一滴两滴,一点两点,很快汇成一汪血泊,而这汪血泊还在不停地壮大!
  楚暖的声音颤抖着,“贺、贺冬……”
  “我没事。”贺冬沉声回答,而没有回头。
  贺冬站在楚暖面前,看着杀手变装而成的园丁站了起来,贺冬想上去将其制服,然而他的左臂已经完全无法抬起,而且大量失血让他感到了轻微的晕眩。贺冬担心自己一旦离开楚暖身边,就会被园丁钻到空子。
  贺冬心中暗骂楚家的保全怎么会让杀手混进来,而他的目光则死死锁住杀手的动作,余光瞄到楚家的保全正在从周围赶来,其中部分有武器地也拔出了手枪,只可惜手枪射程太短!
  “该死的,如果能有一把枪……”
  贺冬暗恨,他是军中有名的神枪手,不要说这么近距离,就算在五十米外也能轻易击中这杀手的脑门!只可惜他现在手中无枪!
  保全们距离他们还有一百多米的距离——十秒,他们还需要十秒才能来到楚暖身边。然而贺冬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争取到这十秒。
  杀手显然也看出了贺冬不能随意行动的处境,他冷笑一声,从怀中掏出了手枪——竟然是一把小巧的掌心雷,给女性使用都嫌它威力太小,然而它小巧的体积无疑是需要藏匿武器时的最佳选择!
  眼下这把掌心雷的射程只有30米,填装两发子弹,和普通手枪比起来实在太弱小了,可眼下——杀手离楚暖不到十米,贺冬一颗,楚暖一颗,不多不少刚刚好!
  站起来,一秒。
  拔枪,一秒。
  迷你版的武器被杀手宽大的蒲掌握着显得有些可笑,但贺冬这时候一点也笑不出来。哪怕掌心雷的威力小得令人发指,但在两人不到五米的距离下,任何人都能利用这把宛如装饰品一般精致的袖珍手枪轻易干掉贺冬和楚暖!
  瞄准,又是一秒。
  或许杀手根本不需要瞄准,他只是在欣赏贺冬凝重的神色。
  冷汗从背后滑落,贺冬甚至没法确定在这样近的距离下掌心雷的子弹在射穿自己的身体后会不会对楚暖造成伤害!
  救援的人还在五十米外,有人举枪瞄准了杀手,但他们不敢设计,杀手和楚暖离得很近,瞄准点稍微偏一点都有可能击伤楚暖,那些保全不敢冒这个风险!
  咬咬牙,贺冬往左边移了移,站在杀手和楚暖之间,将楚暖完全挡在了自己的身体后面,这样一来,杀手除非杀了贺冬,否则绝无可能伤到楚暖。
  杀手的脸色沉了沉,楚暖的脸色则瞬间白了。
  还有六秒钟!
  贺冬艰难咽下唾液,他看到杀手眼中闪过狰狞,他知道杀手不会再浪费时间了,果然,杀手毫不犹豫地手指拨开保险,手指微屈,扣下扳机——
  “不要!!!”
  砰!
  在楚暖的惊叫声中枪声响起,赶来救援的保全们不由自主地顿了一下脚步,而在下一秒,他们迅速冲了上去,一拥而上将杀手制服在地。
  “少爷?少爷!”
  保全们围在楚暖身边担忧地问。
  楚暖并没有受伤,他晃了晃脑袋,从摔倒的晕眩中缓过气,脑中闪过自己做了什么——他在杀手开枪的瞬间从轮椅上站起来,跑上去将贺冬扑倒了!
  贺冬?
  楚暖看着躺在自己身下的贺冬,贺冬双目紧闭,身上都是血,楚暖不知道那颗子弹是不是打中贺冬了。
  “贺冬!贺冬!”
  楚暖摇晃着贺冬的身体大叫,泪水朦胧了他的双眼,他怕极了,如果贺冬也……
  “贺冬你不要死!贺冬!你不要离开我!”
  楚暖哭叫着,匆匆赶来的郑伯上前将楚暖拉开,劝道:“暖少爷,你冷静点!贺冬还没有死,我们赶快将他送去救治!”
  楚暖回过神连忙点头,指挥人将贺冬送去救治。
  
  贺冬被送进主宅专有的手术间,楚家的私人医师也及时赶来了,好消息是贺冬并没有中弹,由于楚暖扑救及时,贺冬只是被子弹擦破了皮,而坏消息是贺冬手臂遭受重创,杀手用大剪刀剪向楚暖的时候贺冬用手臂挡下了,肌肉神经绞裂,大臂骨折,失血过多,贺冬如果没有死于休克,清醒后左手也有可能落下残疾——虽然有很大的概率可能通过复健回复正常。
  几个小时后,贺冬从手术室里出来了,麻醉还没过,贺冬还睡着,医生说贺冬求生意志很强,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接下去就看左手回复如何,不过一般情况下左手基本功能都可以通过复健回复,恢复以前的灵活和力量也不是不可能。
  楚暖陪在贺冬窗前,看着贺冬沉睡,楚暖的思绪想起杀手开枪时自己是如何焦急紧张,他好容易找到了这个温暖的怀抱,他不愿也不能失去!楚暖记得自己是如何不顾一切地站起来、冲上去,他只想着要将贺冬从枪口下扑开,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双脚不能站立行走的事情……
  是的,大家说的没有错,他不能行走不是因为脚不行,而是因为他的心在害怕。
  他是个胆小鬼,如果他不是这么胆小,贺冬也不会受伤……
  楚暖伏在床沿紧紧握住贺冬的手。
  
  下面的人很快就从杀手及楚家的情报网中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5页 当前第14

目录   上一页   ←   14/15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绝对占有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