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绝对占有_分节阅读_第11节
小说作者:火鱼/Erus/十彦   内容大小:144.16 KB   下载:绝对占有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4-15 10:35:00   加入书签
手,却被楚暖抓得更紧。贺冬解释道:“我去锻炼……现在才六点,你继续睡吧?”
  楚暖猛地睁开眼睛,一扫刚才的迷糊,目光晶亮锃亮地盯着贺冬,问:“萝芙林?!”
  贺冬无奈,道:“我没有约摩尔小姐。”
  楚暖撇撇嘴,却还是张开双臂,道:“我也要去,你抱我起来。”
  贺冬能说什么?他只能将楚暖抱了起来。
  洗漱穿衣,统统弄好已经将近七点了,对于贺冬来说这个时间很迟了,但对于楚暖来说今天却比任何一天起来得都要早,甚至于这让他挂上了两个淡淡的黑眼圈。
  推着贺冬去了健身房,不意外地看到萝芙林已经在那里了。
  萝芙林看到楚暖明显愣了一下,楚暖对着萝芙林又是一脸阴沉,贺冬出于礼貌对萝芙林微微颔首,但不知道楚暖是不是背后长了眼睛,竟回头来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弄得贺冬很无奈。
  贺冬上了跑步机,楚暖便坐在轮椅上看着,贺冬虽然很想忽略这道视线,但最后还是没忍住,跑了两步就不得不停下来,在楚暖面前蹲下,问:“暖少爷,你要不要也做一点简单的运动?”
  楚暖的眼神闪了闪,轻声问:“我也可以做吗?”
  “当然。”贺冬笑道,“这里有一些器械是专门锻炼上肢的,或者你也可以试着锻炼一下腿部肌肉。”
  楚暖抿着唇微微笑了,道:“是吗?那你带我做。”
  楚暖像在撒娇,贺冬心里有些小小不自在,但看到楚暖愿意锻炼贺冬还是很高兴的,他一直认为楚暖缺乏锻炼,复健的心态很消极,否则就算双腿残疾也不至于如此瘦弱。
  贺冬将楚暖推到最里面的一台举重机前,这台举重机比旁边那台举重机小了许多,是专门为身型较小的女性设计的,但现在刚好适合楚暖——普通举重机的砝码配重太大,楚暖吃不消。
  贺冬让楚暖在举重机的座位上躺下,告诉楚暖怎么用之后,他示意楚暖握住杠铃做一个挺举。
  楚暖试了试,他发现自己几乎完全撑不起那杠铃。
  楚暖有些沮丧,求助似的看了一眼贺冬。
  贺冬笑笑,安慰道:“这个重量太大了,我给你换小的。”
  贺冬换上了最轻的砝码,让楚暖再试。
  这回楚暖将杠铃举起来了——虽然看起来还是有些吃力。
  楚暖看看贺冬,似乎在等待贺冬的赞扬。
  贺冬笑,说:“你多做几次——嗯,先做十次好吗?”
  “嗯。”楚暖点点头,乖乖地举起杠铃。
  楚暖的身体真的太差,不过是几次挺举就让感到吃力了。贺冬在一边做保护,看着楚暖面色渐渐发红,额头上冒出了汗珠,那挺举的动作愈发艰难,贺冬鼓励道:“还有五次,慢慢来。”
  楚暖喘了一口气,忍着手臂的酸麻,再次举起杠铃。
  贺冬觉得楚暖愿意尝试这是一件好事,他很有耐心地在一边给楚暖鼓励和支持。但萝芙林显然不这么认为。
  萝芙林走到楚暖身边,居高临下,双手抱胸,犹如傲慢的女王,轻蔑地说:“我的预定未婚夫,这样的重量都让你感到吃力吗?”
  楚暖咬着牙,愤怒和不甘心同时涌上心头,让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但偏偏他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贺冬仿佛没有看到萝芙林也没有听到她说话,只是轻轻将楚暖还握在杠铃上的手拉下来,同时扶起楚暖,温言道:“少爷,你的身体要慢慢锻炼,今天先做这么多就够了,我们换一个继续。”
  楚暖看看贺冬,脸上愤怒和不甘渐渐淡去,双臂攀上贺冬的脖子,安静地伏进贺冬怀里。
  贺冬将楚暖抱起,离开了举重机,来到另一个器械上,完全无视了萝芙林的存在。
  萝芙林气得咬牙,噔噔噔追上去,一把拉住贺冬的手臂,大声质问道:“这个残废有什么好的!你为什么完全不看我?!”
  楚暖的气息瞬间阴沉,贺冬却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萝芙林,像是要保护什么似的将楚暖拥入怀中,冷淡道:“他什么都不好,但他起码不会口无遮拦。”
  萝芙林顿时脸色发青。
  楚暖微微收紧手臂,将贺冬抱得更紧。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之后就停更啦,拿去投稿出版了~




第七章(2)

  两人没有再在健身房逗留,摩尔家族的女人倒尽了他们的胃口,回房的路上楚暖很沉默,像是在思考什么,贺冬以为是楚暖因为萝芙林的话而沉郁,想安慰但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回房后楚暖对贺冬说:“贺冬,你不要靠近萝芙林。”
  贺冬知道楚暖讨厌萝芙林,事实上贺冬自己现在也很讨厌那个女人,当下便回答:“我不会的,少爷。”
  楚暖定定看了贺冬片刻,忽而笑起来,看上去很开心。
  休息片刻后楚暖就去了公司开会,股东大会进行的很顺利,在金融危机下公司依然保持盈利,而且势头稳健,股东们都很高兴。
  其实楚暖对这部分公司的盈利并不是特别看重,楚家拥有的产业很多很大,这部分公司只占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就算全部亏损也不会让楚家伤筋动骨,关于这点贺冬能从楚暖以往的言行中看出。
  不过贺冬觉得楚暖大概是把这部分盈利看过是一种成就感:当汇报的人讲到公司盈利时,贺楚暖特地回头看了一眼贺冬,嘴角翘起,在外人面前始终冷漠的脸色上也露出了些许得意,仿佛在问:我很厉害对吧?
  贺冬失笑:真是个孩子。
  后来说完了公事,几位算是楚暖长辈的老股东们又说起了楚暖的私事。
  那个被楚暖叫做邓叔的老股东说:“暖少爷啊,您也二十五六了吧?有对象了没有啊?呵呵,这时候也该结婚了,不然孩子太小以后可不好带呢。”
  “是啊,老邓这话说得对!”一个姓陈的老股东说,“我那时候也是忙着干事业啊,三十大几了才结婚,现在你看看我都这把年纪了,我那孩子还没从大学毕业,毛毛躁躁地做不了事,真是,唉,后悔了后悔了,当初应该早点结婚生孩子,现在孩子也就大了,就能帮忙做事了。也不至于让我老人家这么辛苦!”
  几个熟悉的老股东们都被这句话扯开了话头,七嘴八舌地说起来。贺冬听了一会儿,不自觉地也想到了自己的婚姻问题,他也三十二了,再过几个月就三十三了,老大不小的,也该找个女人管家了。只是……
  贺冬看了一眼楚暖。
  楚暖仿佛是有什么灵犀似的回过头来,对上贺冬的目光,楚暖眨眨眼,忽然伸手拉拉贺冬的衣袖。贺冬愣愣地俯身,就听楚暖附在他耳边说:“贺冬,我不舒服……”
  贺冬一惊,下意识抬手按上楚暖的额头——体温似乎很正常?再细看楚暖的神色,却见楚暖冲他挤眉弄眼,贺冬顿时哑口:这家伙,竟然是想装病!
  贺冬无奈,却还是配合楚暖将这出戏演了下去。
  “少爷?你怎么了?”
  “晕……”
  “可能是会议室空气不好,我扶你出去……”
  于是贺冬就将楚暖带了出去,一离开那种喳喳呼呼的老家伙,楚暖就复活了,拉着贺冬的手俏皮地说:“贺冬,你的演技真好!”
  贺冬苦笑着摇头,在楚暖手指上捏了一把,责怪道:“少爷,你刚才吓到了我!”
  楚暖呵呵一笑,睁着水亮的眼睛望着贺冬问:“贺冬,你关心我对吗?”
  贺冬不知怎么回答,他觉得自己是出于职责,但好像越解释越掩饰,他脸色微红,不吭声地站着。
  楚暖也不在意,让贺冬推自己离开公司。
  进入总裁专用的电梯,安静的密闭空间里看电梯上的楼层数不断闪烁变化。
  楚暖忽然又问:“贺冬,你想过结婚吗?”
  “这……之前没想过。”贺冬老实回答。
  “你结婚了就不会这样照顾我了对不对?”楚暖似乎有些哀伤,但不等贺冬回答他又调转了话头,问,“贺冬,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贺冬被问得措手不及,迟疑了一下,才说:“大概……就是能持家的那种就好了……”
  “还有呢?”
  “嗯……能干。”
  “还有呢?”楚暖继续追问。
  贺冬绞尽脑汁终于憋出两句:“健健康康,然后、然后生个儿子。”
  不用太漂亮,温柔贤惠能持家,生个大胖小子,一家三口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大多数农村的男子都有着这样朴实的愿望,贺冬也不例外。
  楚暖听了撇撇嘴,但眼珠子一转却又露出一抹笑。
  叮咚一声铃响,电梯在地下层停靠,贺冬推着楚暖走出电梯,迎面遇上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那男人看见贺冬惊喜道:“贺冬!好久不见!”
  贺冬一怔,随即笑道:“尤先生,好久不见!”
  男人笑笑,看了一眼楚暖,连忙点头致意,道:“楚先生。”
  楚暖不喜欢男人和贺冬热络的态度,当下只给了一瞥,并未回应。
  男人也不在意,冲贺冬笑着点点头说了句“我先上去了”就走入了电梯。
  随着电梯门在两人身后关上,楚暖不愉地问:“刚才那个人是谁?”
  贺冬道:“是你们公司的一名高管。”停了一下,贺冬又补充道,“他是我曾经的一位老班长的至交,因此和我有些交情。我刚来T市的时候都他很照顾我。”贺冬说这有些感慨,想起一事,又说,“听说这次就是他向郑伯推荐我的,他实在是帮了我很多!”
  楚暖的脸色始终阴沉的,直到贺冬说是那个男人将贺冬介绍来的,楚暖的脸色才舒缓下来,只是不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神色又是阴晴不定。
  
  随着绑架风波的平息,贺冬决定抽出一个周末去看望妹妹。
  周天楚暖一般都是在家休息,看看书、看看电影什么的,只要没出去,贺冬对楚家的保安还是很放心的,刚好这周天萝芙林找了两个朋友出去玩,贺冬也不担心自己不在的时候哦萝芙林会“欺负”楚暖。
  贺冬去了疗养院,在疗养院里陪了妹妹一个下午,回来后在大门口碰到郑伯送一名男子出来。
  贺冬对郑伯点点头表示招呼,却没想郑伯叫住了贺冬。
  “贺冬,你来。”等贺冬走到面前,郑伯为两人介绍,“周医师,这位是贺冬,暖少爷的随身助理。贺冬,这位是周医师,他是暖少爷的心理医师同时也是复健师。”
  “你好。”周医师对贺冬伸出手。
  贺冬与之握手,也说了一声:“你好。”心里不由得疑惑郑伯将两人介绍的原因。不过听到“复健”这个词,贺冬问:“周医师,少爷的脚还能恢复走路吗?”
  周医师笑道:“当然可以。其实暖少爷的残疾主要是由心理障碍照成的,现在他自己愿意复健,很快就能恢复了。”顿了顿,周医师又说,“不过暖少爷这么多年都没有好好锻炼腿脚,肌肉萎缩,想要恢复走路还需要一段时间。还有就是……暖少爷虽然现在萌生了走路的意愿,但我感觉他的心理障碍仍然没有完全消除,心理障碍不能消除,他再怎么努力也难以康复。而且这次复健我怕会勾起他的心伤……所以,贺先生,你陪在他身边的时候要多给他鼓励和支持,如果可以,最好能劝说他放下以前的事情。”
  贺冬听得一头雾水,周医师似乎认为贺冬知道什么,说得有些含糊隐晦,然而贺冬却是什么都不知道。
  送走了周医师,郑伯看看贺冬,露出些许忧虑的神色,思忖了片刻,拍拍贺冬的肩膀说:“贺冬,好好跟在暖少爷身边。暖少爷愿意复健是件好事,但……贺冬,复健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保护暖少爷,记住了吗?”
  贺冬点点头。
  郑伯没有解释更多,贺冬没有问,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
  虽然楚暖突然决定复健令贺冬有些惊讶,但贺冬还是很高兴地看到楚暖开始积极复健。
  当晚练习走路时,楚暖不再将身体的重量放在贺冬身上,而仅仅是让贺冬充当扶手的功能,楚暖则尽可能地用自己的双脚去走路。
  感觉到楚暖的决心,贺冬觉得很高兴。
  郑伯和那周医师都说,楚暖不能走路是心理原因,现在楚暖愿意排除心理障碍开始复健,贺冬相信楚暖很快就能像正常人一样了。
  楚暖是个很坚强的人,这次复健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复健对于残疾人来说最痛苦的未必是身体上的痛苦,还有内心的痛苦,复健很枯燥,千万次地重复同样的动作,忍受同样的同样,却未必能到不一样的结果,一次次强忍痛楚站起来却又一次次倒下去,这样的挫折一次两次或许没关系,然而三次五次、百次千次——几乎没有人可以承受。
  可楚暖忍下来了。
  楚暖跪在地上喘着粗气,双颊涨得通红,汗水浸湿了他的刘海,他也只是随意捋了一把拨到旁边以免挡住视线。
  楚暖今天复健的强度已经超过了医师的吩咐,看到他这个样子,贺冬忍不住想劝他不要心急。然而贺冬上前一步想要扶起楚暖,却不想楚暖先一步伸出了手,一双水亮的眼睛望着贺冬,喘气道:“贺冬,拉我起来。”
  贺冬握住楚暖的手却没有马上将楚暖拉起来,而是劝抚道:“少爷,今天你的复健量已经够了,不如明天再……”
  “不,我要继续!”楚暖倔强地说。他握紧了贺冬的手,借力想要自己站起来。贺冬连忙伸手将楚暖拥入怀中,手臂穿过楚暖的腋下将他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5页 当前第11

目录   上一页   ←   11/15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绝对占有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