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绝对占有_分节阅读_第10节
小说作者:火鱼/Erus/十彦   内容大小:144.16 KB   下载:绝对占有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4-15 10:35:00   加入书签
 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于是贺冬腾出一只手摸摸楚暖的头,轻声问:“怎么了?”
  楚暖沉默了一下,突然爆发了,猛地将贺冬推开——
  “你给我滚开!”
  楚暖尖声叫道,贺冬被推措手不及,一个踉跄向后退去,手也松开了。楚暖失去了贺冬的支撑,双腿无法站立的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面上。楚暖的眉头顿时皱成了一团,蜷着身子捂住小腿,满脸痛楚。
  “你……”
  贺冬很是莫名其妙,也有些恼火,可更多的却是见不得楚暖皱眉头的担忧。
  贺冬上前将楚暖强行扶起,气急道:“你干什么!以为自己双脚能站住是不是!”
  “站不住也不要你管!”楚暖尖叫着说。
  贺冬挑起眉毛大声道:“我不管你谁管你!”
  楚暖的眼睛瞪得像对铜铃,气鼓鼓地不说话。贺冬也不管他,一手圈住楚暖的身体将他禁锢在怀里,一手拉过楚暖的脚查看。楚暖开始挣扎,但贺冬手上力气太大,他挣脱不了,脚踝被贺冬一把握住就被抬了起来。
  楚暖的脚似乎没什么大碍,只是——贺冬看着那几乎被自己的一手握住的纤细脚踝——这是男人该有的脚吗?真是的。
  “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爱护自己……”贺冬嘀咕,一个这样,两个也这样,贺小妹也是个爱逞强的人,只是贺小妹总是笑眯眯地说“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可是一回头又照样不顾惜自己的身体。
  贺冬不过是随口抱怨了一声,但这声抱怨却让楚暖软化下来。
  楚暖渐渐地不挣扎了,只是贺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楚暖的脚上,没发现到这个变化,直到楚暖靠进了他怀里,那股熟悉的幽香飘飘然钻进了鼻子里,贺冬才回神。
  看着怀里静静偎依的人,贺冬突然感到心里有一点紧紧的,闷闷的揪心,像是要让人喘不过气似的。贺冬不知道这种感觉应该叫什么。
  楚暖忽然冷冷地说:“你知道我的事情了。”
  “什么事情?”贺冬不加思索地问。
  “过去那些。”
  “哦……知道一点。”
  贺冬的口气太平淡了,楚暖又瞪起了眼睛,死死盯着贺冬,像是在惊奇什么,可是又不说话。
  贺冬叹了口气,给楚暖顺顺因为刚才事故而有些凌乱的头发,柔声道:“过去的事情而已,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
  “楚霖是我杀的。”
  “啊?”
  贺冬愣了愣,才反应出楚暖说了什么:楚霖——楚暖的堂哥,那个据说和楚暖有过暧昧的男人?!
  楚暖的脸色苍白得像死人一样,偏偏一双眼睛又黑又沉,眼珠子转也不转的直直盯着贺冬,那眼眶——仿佛随时会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似的。
  楚暖的表情不狰狞,却比狰狞更加碜人。
  贺冬犹豫了一下,将楚暖按进怀里——他不想看到楚暖这幅表情。
  良久,楚暖的声音闷闷地从贺冬的胸口传来,两人紧贴的姿势让说话的共鸣都可以用身体感觉到:“贺冬……你知道楚霖怎么死的吗……”
  “吸毒过量……是吧?”贺冬记得郑伯是这么说的,但他现在却有点不敢确定。
  “嗯……我让人骗他吸毒,他上瘾了之后我看他很痛苦,就给他注射了海洛因,满满的一个针管,一点点推进去……他背叛了我,我也不会让他好过……呵呵。”
  楚暖低着头,话音淡淡的,还轻笑了两声。
  贺冬说不出话,心底发寒,但又觉得这样笑着的楚暖说不出的凄凉。
  贺冬想起之前听说的事情,陆文说的,管理员说的,还有萝芙林说的,原来楚暖真的和楚霖有过感情,只是那感情却不是想象中那种浓烈禁忌的爱情,而是殉难在利益下的欺骗和背叛……
  楚暖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贺冬……我是不是很残忍……晗姐姐也是因为我死的……她看到我杀了楚霖,他们两个关系一直很好,可是她却看到我杀了楚霖……晗姐姐很难过……她以前也很疼我,但后来却很怕我,一看到我就会恐惧地尖叫……”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楚暖对楚晗之死心怀愧疚又一直容忍陆文的原因吧?贺冬猜测。如果是普通人,或许只会对楚暖厌恶、排斥,但楚晗有抑郁症,亲眼看着楚暖杀死楚霖给她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之后又发生父母双亡的惨剧,她终于无法承受内心煎熬,而选择了自杀。
  以前管理员说楚晗是因为“那个混蛋”死的,那个混蛋指的就是楚霖吗?
  楚暖似乎在哭泣,贺冬感觉到怀中人在轻微的颤抖。
  贺冬心中不忍,想安慰点什么,但他是口拙的人,没有颠倒黑白的本事,此刻翻来想去也找不出可以安慰的话语。
  贺冬轻拍楚暖的背部,希望可以给予楚暖一点安抚。
  楚暖猛地抬起头来,脸上还挂着泪痕。
  “贺冬,我不许你背叛我!你要背叛我,我也会用这种方法杀了你!”
  楚暖一字一顿地说,眼睛瞪得大大的,注视着贺冬,他攥住贺冬胸前的衣物,紧紧地,紧紧地,尖瘦的手指仿佛要将贺冬的衣服抠破似的。
  贺冬张张嘴,觉得这样的楚暖很可怜,就像被人抛弃了似的,用尖锐割伤世界,却又睁着眼睛等待接纳。
  贺冬疼惜地摸摸楚暖的头发,为他拨开遮在眼前的刘海,少了这层阴影,楚暖的面容看上去清爽多了。
  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贺冬身后推了一把,贺冬不自觉地倾身在楚暖额上落下一个轻吻——贺冬自己都诧异,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不应该的……但是这时候贺冬没有心思去考虑这个问题,他将楚暖按入怀中,低沉而温柔地说:“我不会背叛你的。”
  楚暖没有挣脱贺冬的拥抱,反而更加亲近地偎依,他闷了一会儿,再开口时便像是在撒娇:“那你不许在和萝芙林来往。”
  “呵呵,我没有。”贺冬觉得楚暖阴沉背后都是孩子气,看到楚暖不高兴,他便解释,“我每天早上都会去锻炼,今天早上摩尔小姐自己来的,不是我约的。”
  “我知道。”楚暖撇撇嘴,伏进贺冬怀里,闷闷道,“但是我不高兴。”
  贺冬失笑:“那你要怎么样呢?”
  楚暖没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贺冬,我不许你背叛我!你要背叛我,我也会用这种方法杀了你!”
某皮觉得这话很那什么什么啊,谁来告诉我?




第七章(1)

  后来贺冬知道楚暖干嘛了,楚暖要贺冬跟他一起睡。
  “我和你一起睡?”贺冬瞪大了眼睛:这家伙真是小孩子吗?!
  楚暖瞪直了眼睛不说话,那神情分明在说:我就是要你和我一起睡!
  但看贺冬迟迟没有答应,楚暖的脸色又阴沉下来。
  “你……”
  对楚暖的变脸绝技贺冬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偏偏见不得楚暖变脸,贺冬只能无奈地拨拨楚暖的头发,道:“我知道了,我回去洗个澡再过来。”
  楚暖的脸色瞬间回暖,点点头,目不转睛地望着贺冬,让人觉得他有点像是等待肉骨头的小狗——起码贺冬是这么觉得。贺冬失笑,拿来安定,说:“来,你先把药吃了。”
  楚暖慢性失眠,大部分时候不吃药睡不着。以往楚暖都是很乖很主动地吃药,但今天他却摇头,说:“我不吃药。”
  贺冬不高兴了:“为什么?”
  “不需要。”
  “什么不需要,医生说你需要!”
  贺冬加重了口气,但他这副样子在楚暖眼里没什么威慑力。楚暖用被子蒙住半张脸,不露出嘴,一副“我就不吃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态度。
  两个人对峙片刻,顶不住楚暖孩子气的眼神攻势,最后还是贺冬叹出气来,好言劝道:“你不吃药晚上睡不着怎么办?明天股东大会,你早上就要去公司,你今天不睡好明天哪里来的精神?”
  楚暖也露出脸来,说:“我知道,但是我睡得着。”
  贺冬板起脸,“胡说!”
  “没有。”楚暖睁着晶亮的眼睛望着贺冬,轻声道,“你抱我,我就睡得着。”
  贺冬顿时涨红了脸,不敢再面对楚暖的眼神,匆忙放下药瓶慌张地说了一句“我先回去洗澡了”,随后就仓皇地离开了楚暖的房间。
  楚暖无声地咧嘴笑笑,他喜欢贺冬这手足无措的样子。
  
  贺冬一头扎进浴室开了冷水猛冲,冲得通体冰凉了讪讪关闭了冷水。
  贺冬抱着头懊恼地坐在淋浴房里,刚才楚暖的眼神和话语让他的心脏比平时多跳了好几拍,这个感觉太陌生了,让无数次从死亡中走出来的贺冬都无措地想要逃跑。
  贺冬感觉到当听到楚暖那声“抱我”时他体内窜出了一股躁动,不是没尝过情滋味,但这次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楚暖是一个男人!货真价实的男人!
  贺冬似乎从没有考虑的婚恋问题这会儿一下子都冒出来了。以前他总是抱着顺其自然的态度顺其自然,总是忙于为妹妹筹钱治病,以至于都没有考虑过自己
  贺冬被冷水浇得皮肤冰凉,打了一个激灵,这才从淋浴房里出来。
  擦了擦身子,在房间里踟蹰了很久,最后还是抱着枕头和被子去了楚暖的房间。
  
  楚暖蜷着身体侧躺在床中央看着贺冬走进来,他的面色在贺冬出现的那一刻明显变得明朗。
  楚暖说:“你把被子放回去,你和我盖一床。”
  贺冬犹豫:“这不太好吧。”
  楚暖的脸色顿时沉了,固执地说:“有什么不好!”
  贺冬面皮微红,心中有话却不好意思说,抱着被子和枕头呆站了一会儿,见楚暖不依不饶,他只得将被子抱回去了。
  
  躺进带着楚暖体温的被窝,属于楚暖的那股香气格外浓郁。
  贺冬觉得很窘迫,手脚怎么放都不对,他也不是没有和男人一起睡过,执行任务的时候几个人挤成一团睡着实在是很平常的事情,但……
  楚暖翻了个身,将手搭上了贺冬的身体。
  贺冬整个人僵住,动都不敢动!
  楚暖抬起头,不高兴地问:“你为什么不抱住我?”
  “……”
  贺冬无奈地微微侧身轻轻揽住楚暖的肩膀,算是抱住了。但楚暖并不因此满足,狠狠地瞪了一眼贺冬,然后将贺冬靠近自己这一侧的手臂拉过来,又很自然地将头枕在了贺冬的大臂上,还强行捉着贺冬的另一只手抱住自己,随后楚暖也伸手抱紧了贺冬的身体。
  两个很奇怪地抱在一起,一个看起来很舒服,另一个却全身僵硬。
  “少、少爷……”
  贺冬连说话都变得不流畅了,黑暗让视觉变得迟钝,而其他感官却格外敏锐,贺冬觉得自己满鼻子都是楚暖的香味,甜甜的,带着人体特有的热度,怀里的人又是窄瘦窄瘦的,那被迫揽住的腰纤细得像水蛇一样,似乎不足盈握。贺冬还听到了楚暖的呼吸声,伴随着那匀称的频率,贺冬仿佛感觉到潮热的气息喷在脖子上。
  “贺冬……”楚暖在贺冬怀里轻轻开口,“抱我……”
  血液一下子冲头,贺冬涨红了脸,整张脸连着脖子都在发烫。
  拿着枪也能纹丝不动的大手现在微微颤抖着,面对生死也不会频率失常的心脏现在疯狂地跳动着。
  黑暗中,贺冬能看到楚暖过分白皙的面容的轮廓,似乎还能看到那长长的睫毛在轻轻颤动。
  楚暖闭着眼睛,像是快要睡着了,又仿佛是在等待什么。
  贺冬怔怔的,心口像是被打翻了一个大瓶子,某种液体倒了出来在心里迅速蔓延,涨得人发慌……
  楚暖突然睁开了眼睛,面带疑惑。贺冬一愣,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竟伸手抚上了楚暖的脸颊!
  贺冬心里一慌,匆忙收回了手,窘迫地别开目光,却不知道看哪儿才好。
  贺冬很怕楚暖再问什么,但楚暖什么也没问,脑袋往贺冬怀里钻了钻,便不再说话闭目睡去。
  
  贺冬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他只知道自己按照既定的生物钟醒来的时候,被楚暖当枕头的那只手臂已经在睡梦中被解放了,楚暖只是挨着他手臂,一只手随意地搭在贺冬腰间,两人虽然紧贴着,但却没有相拥。
  贺冬侧目看一眼搂着自己手臂酣睡的楚暖,突然觉得头疼。
  好像楚暖的改变是从被绑架的那晚开始的,之前的楚暖总是冷冷的、阴沉的,全身都冒着刺,像刺猬,也像吐信子的毒蛇。可现在孩子情绪说变就变,一会儿竖着毛要咬人似的,一会儿又好像孩子一样闹脾气,还会偷偷坏笑。
  贺冬摸摸楚暖的脸颊,这清瘦的面孔似乎只有巴掌大,一只手掌就能盖过去。
  “真是个孩子……”
  贺冬小声嘀咕,刚见面的时候觉得这人很讨厌,可是后来就觉得他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恶,反而有些可怜,同时也觉得他值得敬佩,用单薄的身体撑起整个楚家,还要面对那样的亲戚……听到楚暖轻笑着说自己杀了哥哥,贺冬只觉得同情和怜惜,本来同性相恋就不容易,没想到最后居然是一场骗局,任谁都要愤怒……
  贺冬一直觉得,男人么,就该是矫健有力的,柔柔弱弱的需要保护的都是女人和孩子。
  可是楚暖却也是一个要被保护的孩子。
  想了一会儿,贺冬准备起床了,但是他一动,楚暖就醒了。
  “嗯……贺冬……?”楚暖揉着眼睛含含糊糊地手,却用另一手抓住了贺冬的袖子。
  贺冬试着抽抽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5页 当前第10

目录   上一页   ←   10/15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绝对占有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