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图书下载网
最新小说 | 小编推荐 | 返回简介页 | 返回首页
(双击鼠标开启屏幕滚动,鼠标滚轮控制速度)
绝对占有_分节阅读_第1节
小说作者:火鱼/Erus/十彦   内容大小:144.16 KB   下载:绝对占有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04-15 10:35:00   加入书签
声明:本书为TXT图书下载网(bookshuku.com)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本书下载于派派论坛,如需更多好书,请访问www.paipaitxt.com 


楔子

  “姓名:贺冬
  性别:男
  年龄:三十二
  学历:自考本科
  经历:退伍特种兵,曾任xx公司保全。五月进入月平家政培训中心,在校表现优异,精通所有基础技能及部分高级技能(详情请见附表)。
  培训中心点评:(1)沉默,稳重,坚韧,有耐性。(2)认真,负责,尽忠职守,上进心强,野心小,可以托付重要任务。(3)军人出身,纪律性强,自制力高,军事素养高,可以胜任保镖一职。(4)性格较为耿直,懂得变通,建议初期不要交托负面任务。(5)由于家庭原因,对薪资期望值较高,但为人有原则,不易被金钱收买,若要重用,建议对其家人提供保障。
  ……”
  郑伯翻阅着手上这份材料,这是月平家政培训中心提供的一份简历,其中最有价值的部分莫过于这个培训中心对该学员的点评及使用建议,这个点评在业内很有名,以客观准确著称,对雇主有很大的参考价值,是这个培训中心在雇主之间最有名的一项服务。
  粗略看过之后郑伯觉得贺冬基本符合自己的要求。
  “小单,你去调查一下,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安排一个时间见个面。”
  “是。”
  站在郑伯身边的中年男子立刻接过材料,转身出去了。
  
  本文首发晋江和鲜网Erus专栏!




第一章

  甲方:楚暖
  乙方:
  本人楚暖(以下简称甲方)现聘用先生(以下简称乙方)为甲方随身助理,于年月日签订本合同。
  第一条,……
  第二条,……
  第三条,……
  ……
  第九条,劳动报酬:试用期一个月,甲方按本合同规定的工资形式和考核办法,以现金人民币向乙方支付工资、奖金一万元,并按国家有关规定向乙方支付各种补贴及福利费用。试用期后自动转为正式员工,月薪三万。
  第十条,合同期限:本合同自签订之日起生效,有限期为壹年,于____ 年____ 月____ 日到期。
  ……
  
  贺冬看着眼前的合约,心中不免感慨,他没想到自己刚刚从家政学校毕业就能获得薪资如此优厚的工作。
  贺冬是一名退伍军人,退伍后回到老家,双亲亡故,只剩下一个体弱多病的妹妹。为了给妹妹治病,贺冬来到T市工作。他原本在战友的帮助下进入一家公司担任保安,但因为得罪了公司的主管而被炒了鱿鱼。
  失业的贺冬不得不寻找新的工作,而在这时,一个朋友告诉他可以考虑报名家政培训,因为现在高级管家的薪水很高,以贺冬接受过专业军事训练并且自考了本科学历的基础,在家政这一行业里应该会很吃香。本来贺冬并不是很想做这行——不就是保姆吗?可是现在工作不好找,加上他是退伍军人,可以说除了战斗并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才能,要找一份高薪的工作实在很难。
  经过考虑,贺冬接受了朋友的意见,经介绍来到了月平家政培训中心。
  今天,这名自称郑伯的老者找到贺冬,告知贺冬他们需要一名“随身助理”,问贺冬是否愿意尝试。贺冬自问没有问题,接受了郑伯的测试,测试的结果让郑伯很满意,于是郑伯给贺冬看了刚才那份合约。
  通过郑伯的介绍,贺冬对自己即将面对的工作有了大概的了解:
  贺冬即将服务的楚家少爷楚暖是一个双腿无法站立行走的残疾人,所谓“随身助理”,除了要负担一定的保全责任之外,更重要的是,贺冬还要帮助行动不便的楚暖打理日常生活,比如给楚暖推推轮椅,抱楚暖上下车、上下楼,每天给楚暖按摩腿部肌肉,帮助楚暖如厕以及沐浴,除了这些,有必要的时候贺冬还要为楚暖煮饭做菜端茶倒水,甚至如果楚暖信任他的话他还要执行一定程度上秘书的职责,比如为楚暖安排行程或者是处理公司文件……
  总而言之,贺冬必须变身全知全能的超人,以备不时之需。
  相对应的,这份工作的薪水也不低,合同上约定的薪水远远超过了贺冬的想象,一般像他这样在培训中心完成课业后走出去的家政人员能进入中产家庭工作并四五千的工资已经算是不错了,而豪门贵族一般是不会到外面来聘用人员的——他们有自己的人才储备。
  郑伯像是为贺冬解惑似的,说:“我们的少爷比较挑剔,他的随身助理很少能做满两个月。事实上,如果能用钱找到一个让少爷满意的人,不要说三万,就是三十万都不是问题。”
  郑伯这句话让贺冬有些头皮发麻,他很难想象一个人是难伺候到什么程度以至于连三十万的月薪都“不是问题”——不过贺冬觉得或许有钱人和普通人对金钱的概念完全不同吧。
  果然,高薪不是那么好拿的。
  不过对于有挑战性的工作贺冬是跃跃欲试的。
  合同签下,郑伯告诉贺冬明天早上九点到楚家报到,他要先给贺冬做“岗前培训”。
  
  虽然早就从郑伯说话的字里行间感觉到楚家是一个豪门大族,但当贺冬进入楚家大宅,入目的景象还是让他发怔。事实上贺冬看到的很简单,从汽车沿着山路慢慢上山,在开入一扇雕花大铁门之后,贺冬看到的就是幽静的林荫大道,沿着林荫大道汽车缓缓前进,大约十分钟后,汽车开出了林荫大道,于是合同看到了可以和市中心广场喷泉相媲美的大喷泉,一栋外观复古的西式两层楼房,以及楼房之后还有一座更高更大的建筑。
  司机让贺冬在喷泉前下车,贺冬在仆役的带领下走上阶梯,站在楼房大门前向四周眺望,他看到的是零散的建筑以及看不到尽头的绿色森林……
  难道这整个山头都是楚家的宅院?
  贺冬错愕地想。
  仿佛是看穿了贺冬的疑惑,特地来迎接他的郑伯语带骄傲地说:“贺先生,您现在视线所能看到的所有土地,都是属于我们楚家的。这片区域就是楚家的祖宅所在,日后你会对这里的地形慢慢熟悉的。”
  全部?贺冬愣了愣,看了一眼那似乎没有尽头的绿色土地,第一次如此强烈地感受到这个社会有着多么夸张的分化。
  定了定神,贺冬收回目光,对郑伯说:“现在,我们需要去见少爷吗?”
  像是在赞许贺冬的自制力,郑伯笑了笑,将贺冬引进了门,说:“不,暂时还不需要。我现在让人带你去你暂住的房间,在今后几天里我会给你进行一些培训,让你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还有你必须知道的一些禁忌和要求。”
  于是贺冬就在楚家大宅里住下,他现在住的是仆人的房间,等培训结束后他就会住进主屋——以便随时响应楚暖的召唤。
  贺冬在郑伯身边接受了为期五天的培训,听郑伯说了所有大宅里的忌讳和要求,也包括那位暖少爷的喜恶性情。虽然五天来贺冬连楚暖的面都没有见过一次,但他还是从郑伯的介绍里感觉到那是一个性子乖戾、患有轻微心理疾病还有一点莫名其妙的洁癖的家伙——听上去似乎很让人讨厌。
  虽然贺冬努力让自己抛弃偏见,但他发现自己还是对这个尚未蒙面的雇主产生了不好的印象。
  而今天,贺冬终于正式上岗。
  “来吧,小冬,我带你去与暖少爷见个面,希望以后你能好好照顾他。”
  郑伯将贺冬叫来,带他进入主屋。
  主屋并不是一间屋子,而是指位于这篇住宅群中央的那栋最高最大的楼。
  主屋是完全西方式的建筑,对称而高挑的建筑结构,楼体表面看上去有些斑驳陈旧,仿佛是在无声地述说它悠远的历史。
  通过五天的培训贺冬已经知道,楚家的繁荣兴旺和外国大贵族有很大的关系,所以楚家在很多地方都具有西式风格,例如眼前这栋主屋。
  进入主屋的同时,郑伯说:“小冬,暖少爷的脾气不太好,说话比较苛刻,但是他是没有恶意的,所以如果暖少爷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嗯,不会。”贺冬应道,但他心里对那位暖少爷已经产生了负面印象。
  郑伯叹了一口气,道:“我们暖少爷说起来也是十分可怜的,小小年纪就父母双亡,双腿也残疾了,大家族里总是会有一些利益纷争……这些年楚家都是靠他撑起来的,十分辛苦,所以有时候难免脾气暴躁,但他是个好孩子……小冬,以后你和他相处的时候多包容他一点。”
  “好的,我知道。”
  主屋一共有五层,第四层是楚家少爷楚暖的私人空间,整个第四层,除了经过特别允许的仆人可以进入打扫整理,其他人都不允许随意进入。而贺冬在担任楚暖的随身助理之后也将入住第四层——当然,分配给他的只是一个房间。
  从高空俯瞰,主屋的形状就像是一个有棱角的U,贺冬跟随郑伯走入U的右边,长长的走廊尽头是一扇高大的暗红色大门,威严,厚重。
  这是楚暖专用的书房,贺冬从介绍中得知,楚暖睡眠不好,血糖低,早上都睡得比较迟,一般上午楚暖都在这里办公,下午才会去公司。
  郑伯上前轻轻敲了三下门,很快,门从里面打开了。
  厚重的大门徐徐打开,阳光从门□出照在贺冬的眼睛上,贺冬不由得微微眯了眼。
  大门完全打开,门内的世界引入眼帘。这是一个极为宽敞的书房,正对着门的那面墙是一面落地窗,此刻窗帘被完全拉开,金色的晨光透过纤尘不染的玻璃照进书房,这正是刚才开门时那强光的来源。
  落地窗前是一张大型办公桌和一张奢华的沙发椅,此刻沙发椅上坐着一名青年,青年正埋首办公,略长的刘海挡去了他的大半张脸,再加上背光,贺冬无法看清青年的模样,只觉得青年似乎很消瘦。
  从大门走到办公桌前的几步间,贺冬用余光打量了书房的构造。房间的右边立着高大的书橱,大量的书籍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上面,看上去很有气势,而房间的左边则摆放着茶几和椅子,明快的颜色为书房增添了几抹休闲的色彩,但这样明快的色彩与书房沉稳的色调格格不入。
  房间的大门后站着一个仆从打扮的年轻人,贺冬记得刚才开门的就是他。
  贺冬还看到,办公桌旁边放着一张轮椅,想来就是那位暖少爷的轮椅。
  “少爷,我将人带来了。”郑伯站在办公桌前一步远的地方恭敬地说。
  沙发椅上的青年“嗯”了一声,但没有抬头,依然看着他手中的文件。
  贺冬有些奇怪,看了一眼郑伯,而郑伯则用眼神示意他静待片刻。
  果然,片刻后,青年在文件上写了一点什么——或许是签名吧,随后青年合上文件夹,将注意力转到郑伯和贺冬身上。
  青年并没有将他高贵的头颅完全抬起,只是转动眼珠,眼睛向上瞥来,略长的刘海垂在他的眼前,他的目光就这么透过刘海的发梢落在贺冬身上,背光的阴影、冷漠的神色还有那锐利的眸光——青年就像一只毒蛇,阴鸷,尖锐。
  被这样的目光看着,贺冬感到很不自在。
  青年静静看了贺冬两眼,转而对郑伯说:“他很脏。我不要。”
  青年的声音平淡、悦耳,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或者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他的说话内容却让贺冬感到恼怒!
  ——这是□裸的侮辱!
  贺冬没有将这种愤怒表现在行动上,只是沉默地站着,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天知道他现在已经想甩袖走人了。
  但郑伯对青年说:“少爷,他已经经过全身检查了,他非常健康而且拥有良好的卫生习惯。”
  青年冷淡地说:“我不喜欢他皮肤的颜色,看上去一点也不干净。”
  贺冬的皮肤是古铜色的,这是他常年在阳光下训练、劳作的结果,几乎每一个军人都拥有这样的肤色,甚至更深沉。
  而郑伯也为贺冬解释:“这是常年接触阳光的原因。这样的肤色正能说明他有能力为您服务。”
  青年没再说什么,只是那双蛇一般阴鸷的目光紧紧盯着贺冬,像是在审视什么,但似乎又带着一点轻蔑和厌恶。
  贺冬讨厌这样的目光,仿佛自己在青年面前就像是一颗待挑拣的大白菜,而不是一个人!
  贺冬怒火腾起,但想到这份工作的高薪以及之前郑伯说过的话,他将自己的怒火按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青年收回了目光,重新埋首于公文之中,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那就他吧。”
  
  郑伯退出书房后,贺冬站到楚暖后侧方。大约是习惯了,楚暖埋首于文件之中,完全视贺冬为无物。
  贺冬站了一会儿,无聊之余开始打量楚暖的样貌。
  从贺冬角度看去,他只能看到楚暖的侧脸,而且还只是小半张。
  楚暖皮肤很白,像是很少见阳光,又像是缺乏血色。楚暖也很瘦,他
本文每页显示5000字 共15页 当前第1

目录   上一页   ←   1/15   →   下一页   加入书签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 ← 或 → 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绝对占有TXT电子书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